资本主义现实主义

在智能手机确立霸权的几年前,此分析就直接切中了这个问题的要害:为什么虽然后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看似自由,21世纪的青年文化却陷入了停滞?为什么在一个压迫个人的自由和满足被视...

资本主义现实主义

【内容简介】

当代思想家,费舍作品首次引进国内。

互联网思辨妙手、21世纪头五年英国“社交媒体的中心”,马克·费舍代表作。

2008年左右,费舍离开伦敦,回到满溢童年假日记忆的萨福克郡,他对妻子说:“它能卖出500本我就很满足了。”此时,他不需要再时刻警惕抑郁症,一切似乎都向好发展:小书的销量爆发性增长,触动了无数个体的内心,也“激励了近二十年来第一次大规模重新政治化的年轻人”。但2017年,费舍决绝地离开了我们。

这是一本“令人不安”的小书。一部以身入局、面向当下的反思性著作。从学生“倦怠无聊的脸上”,费舍发现作为数字切片的年轻一代,在娱乐矩阵中沉迷上瘾;在电影《盗火线》《教父》中,发现后福特主义——组织只以利益联结,丧失了教父时代对地方和社群的依恋……在电视综艺中,他发现了遵循享乐原则的媒体,正如投喂我们的保姆,它只告诉观众“感觉和情绪”,媒体场上充斥着自我中心者……

本书一出版,与在媒体遇冷、形成剧烈反差的是,在学生群体引发高度热议,成为青年一代的口袋书。《纽约客》《卫报》《爱尔兰时报》等知名媒体随后几年也纷纷刊发书评,知名书影音网站Goodreads上累计收获3万人4.23分(5分制)。

这本小书非建构性大文本,与宏大的理论叙事格格不入,却对“现行社会经济秩序”来了直击入心的一剑击杀。它由一组关于社会文化的观察性描述,个人反思、回忆组成;将社会观察与流行文化结合,诊断社会情绪和时代问题。

这本小书在各种文类之间滑动,跳出了可识别的“生态位”;却是围绕真问题、真经历的才华横溢之作,犀利剖析身处晚期资本主义文化中个体的痛苦与困惑。

作者简介

马克·费舍(MarkFisher,1968—2017)

网名K-punk,英国作家、乐评人,互联网上活跃的思想家,近乎实时地记录了一个不断变化的世界。

21世纪初,他以K-punk为网名写博客,西蒙·雷诺兹称K-punk博客是“博客星丛”的中心。他写了几本书,包括意外大获成功的《资本主义现实主义》;同时,他还是Zer0Books的联合创始人。2009年,Zer0Books因《资本主义现实主义》一书在英国出版界声名鹊起。这本小书也被誉为“2011年左翼复兴的非正式宣言”。

费舍死后被公认为一位深具影响力的思想家。罗伯·多伊尔在《爱尔兰时报》上写道:“21世纪还没有出现比他更有趣的英国作家。”《卫报》则将费舍的K-punk博客描述为“一代人的必读物”。

————

【译者简介】

王立秋,云南弥勒人,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比较政治学博士,哈尔滨工程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讲师。译有《渎神》《潜能》《为什么是阿甘本?》《散文的理念》《导读萨义德》《将熟悉变为陌生:与齐格蒙特·鲍曼对谈》等。

 

 

相关图书

未来工作
这打破了无限拆分颗粒度、让工作越来越机械化的管理模式,从底层逻辑回答未来工作灵活性的内涵。
世说俗谈
天天嚷嚷我要躺平的人,就是还不甘心躺平。同理,真不想当官,想明白了不再提这茬儿就是了,这么反复念叨,就是还是挺想的。
倍速社会
只追求故事和言语共鸣的人,不习惯直面和理解那些无法与自身共情的价值观,因为这不仅需要耗费巨大的精力,“性时比”也很低(令人不快)。
屏蔽力
伴侣忽然冷淡,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同事一起吃饭没有叫自己,是不是我不太合群? 领导开会时候的训话看了我好几次,是不是在暗示我做得不好?
兄弟
这是两个时代相遇以后出生的小说,前一个是文革中的故事,那是一个精神狂热、本能压抑和命运惨烈的时代,相当于欧洲的中世纪;后一个是现在的故事,那是一个伦理颠覆、浮躁纵欲和众生万象的时代,更甚于今天的欧洲。一个西方人活四百年才能经历这样两个天壤之别的时代,一个中国人只需四十年就经历了。四百年间的动荡万变浓缩在了四十年之中,这是弥足珍贵的经历。连结这两个时代的纽带就是这兄弟两人,他们的生活在裂变中裂变,他们的悲喜在爆发中爆发,他们的命运和这两个时代一样地天翻地覆,最终他们必须恩怨交集地自食其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