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民

我们每个人都如草一般同自己的命运撕咬着,挣扎着,或者,生长着

《草民》与此前的《皮囊》《命运》构成“故乡三部曲”,讲述关于“家乡”,关于“来处”——东石镇的故事:有面对家庭责任的重压和身体的衰老,疲惫地奔跑着试图扛起自己的中年男人;有为了拯救自己的子孙,八十多岁依然决定结伴,向世界讨要说法的老人们;有在丈夫离世后,执拗地想为自己痴呆的儿子相亲以便诞下后代,继续完成丈夫愿望而和上天对赌的女人;也有面对时代巨浪疲惫挣扎、内心破碎却在意外到来的台风里,获得陪伴并拥有力量再次继续生活下去的青年……

草民

 

作者简介

蔡崇达,作家、媒体人

1982年生于福建省泉州市东石镇

曾担任《中国新闻周刊》《GQ》《周末画报》等媒体执行主编、总监

获得《南方周末》年度致敬最佳报道奖、亚洲出版协会特别报道大奖等

首部非虚构作品《皮囊》,被译成英、俄、韩、葡等多语种,在全球多个国家及地区发行,累计销量逾600万册

首部长篇小说《命运》22年出版,豆瓣评分8.9,豆瓣图书Top250上榜

相关图书

沿着季风的方向
后来我才明白,这是一种以佛教为中心的社会救济系统。僧人既是受供养者,也是财富的再分配者。通过这个系统,富人获得了心灵的慰藉,穷人得到了生存的口粮,而信仰的重要性就在于它提供了一种双方都认可的意识形态,把分散的民众聚合到一个共同的框架内。无论大国小国,无论现代古代,只有做到周富济贫,才是文明的本意。
兄弟
这是两个时代相遇以后出生的小说,前一个是文革中的故事,那是一个精神狂热、本能压抑和命运惨烈的时代,相当于欧洲的中世纪;后一个是现在的故事,那是一个伦理颠覆、浮躁纵欲和众生万象的时代,更甚于今天的欧洲。一个西方人活四百年才能经历这样两个天壤之别的时代,一个中国人只需四十年就经历了。四百年间的动荡万变浓缩在了四十年之中,这是弥足珍贵的经历。连结这两个时代的纽带就是这兄弟两人,他们的生活在裂变中裂变,他们的悲喜在爆发中爆发,他们的命运和这两个时代一样地天翻地覆,最终他们必须恩怨交集地自食其果。
车上的女儿
脚不受控制地爬着楼梯。朝着天空、朝着天空。总之,要尽可能地爬向更高。身体不断地膨胀着。佳子觉得,抑郁就是身体变成了水气球。每天,她都如同被拖行在沥青路上的水气球一般痛苦,为细微的事而受伤、破裂。
女孩之书
为什么我的乳房比别人小?月经期应该多久换一次卫生巾?人是怎样怀孕的?怎么才算是爱上一个人?什么叫自慰?遭遇了性侵该怎么办……
日子很好,我很我
小红书获赞超百万、新锐青年诗人焦野绿,全新“不蕉绿”治愈诗集。
玻璃之锤
所谓的年轻族群,不论在哪一个时代,都有着无可奈何的矛盾。虽然他们具有足以改变社会的爆发力,但却也极度容易受伤害。一些小事,换做成人想必可以承受,但却足以让年轻人毁灭。他们就像是玻璃做成的凶器。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