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自己的名字

“那时候你将会感到从未有过的平静,一切声音都将消失,留下的只是色彩。而且色彩的呈现十分缓慢。你可以感觉到血液在体内流得越来越慢,又怎样在玻璃上洋溢开来,然后像你的头发一...

我没有自己的名字

 

本书是余华从1986年至今创作的短篇小说集珍藏版,是余华迄今为止最完整的短篇小说全编。包括《鲜血梅花》《十八岁出门远行》《爱情故事》《黄昏里的男孩》等21篇。由余华亲自编选。

余华在本部作品中,对命运的叩问、对人性的探究和对自然的敬畏,让我们看到了他对生命的无限怜悯和对现实的深沉思考。在一种黑色幽默里,有洞穿世事的苍凉透出纸背,扑面而来。

余华的短篇小说有手术刀一样冰冷的质感,锐利,一针见血,一剑封喉。

作者简介

余华

1960年出生,1983年开始写作。主要作品有《活着》《许三观卖血记》《在细雨中呼喊》《兄弟》《第七天》等。其作品已被翻译成20多种语言,在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荷兰、瑞典、挪威、希腊、俄罗斯、保加利亚、匈牙利、捷克、塞尔维亚、斯洛伐克、波兰、巴西、以色列、日本、韩国、越南、泰国和印度等国出版。曾获意大利格林扎纳·卡佛文学奖(1998年)、法国文学和艺术骑士勋章(2004年)、中华图书特殊贡献奖(2005年)、法国国际信使外国小说奖(2008年)等。

相关图书

梁永安:爱情这门课,你可别挂科!
这是一个非常现代的问题,也是我们关注的重点。从本质上看,软弱虽然常见却是个短暂现象。软弱是精神的变形是巨大的压力或困境之下个体的孤独,彷徨和无助,但只要我们转动一下心灵的方向就会豁然一亮,发现软弱只是一种心理促进,我们可以用坚决的行动跨过去,生活就变得生活就变成另外一种逻辑。
新镀金时代
正如美国作家罗伯特·D.卡普兰所写:“在这个资本主义猖獗、民族和宗教冲突致命的新时代,印度人的精神世界经历了不安的转变,这些现象一定程度上也是对全球化带来的社会同质化的剧烈回应。
素食者
如果能入睡、如果能失去意识,哪怕只有一个小时……我在无数个夜里醒来,赤脚徘徊的夜晚,整个房间冷得就跟凉掉的饭和汤一样。黑暗的窗户外伸手不见五指。昏暗处的玄关门偶尔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但没有人敲门。回到卧室把手伸进被子里,一切都凉了。
小镇做题家
不少社会学研究更是表明,在一个结构化程度高、流动殊为不易的评价也更低。的社会,来自稍弱势群体中的个体容易在出身的社会阶层与特定的能力之间建立直接的关联,从而看低自身的能力。
在菜场,在人间
阿瓜和别人另一个明显两样的地方是他走路的样子――阿 瓜闷着头走路! 阿瓜为什么要闷着头走路?阿瓜在找钱。找那些不慎掉在 地面上的钱,或者是在不知不觉中滚进角落里的钢镚儿。不闷着头怎么找?闷着闷着,闷头走路成了阿瓜的习惯。找着找着,闷头找钱成了阿瓜的工作。这份独特的工作阿瓜日复一日地干着,干了很多年。看他那一丝不苟的劲头,他肯定是要一鼓作气地干下去的! 在地上找钱完全不需要什么技术,只要选对了地方,只要 精力集中,半天下来,多多少少总会有点收获。最好的地方是镇上的菜市场,阿瓜每日必来“上班”,风雨无阻。菜市场里闹哄哄的,进进出出的人流如潮汛里的鱼群,拥挤不堪。卖东西的人忙着显摆自个儿摊子上的货品,忙着招徕顾客;买东西的人忙着讨价还价,忙着往自己的袋子里塞采购好的东西。忙来忙去中,有些粗心的人指不定就要丢点钱了。 丢钱的人一般会遇到两种情况:第一种是自己没注意而身 边恰巧有个善意的人看到钱掉了,于是及时地提醒他一下,那丢掉的钱还是有机会失而复得的;另一种呢,钱被丢下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