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我的人慢慢忘了我

'我所见的都是十几公里以内,季节也好,事物也好;我想别处也不会相差多少。对于我现在的年纪来说,生活已无新旧可言,春天也无远近之分。 我对这里很熟悉,至少这几年里,我把这...

认识我的人慢慢忘了我

内容简介

周慧十八岁出门打工,通过成人高考上了大专,毕业后来到深圳,从事过形形色色的工作后,辞职搬到深圳东部山区洞背村居住了近十年。

她住在一间三面有窗的房子里,这本书就是她从窗口眺望山和海、村庄和故人、远逝的青春和身在的中年,以及自己内心流转变化的坦诚记录。

“没有任何平静、痛苦、快乐经得起这样写,而没有什么秘密可以写一年都丝毫不触碰。”

这不是或不仅仅是一本散文集,而是一部书。甚至可当成一部长篇小说来读。而如果读者读后也认同我这番论断,则它还像一部独特的长篇小说。当我们谈到所有艺术都异曲同工的时候,指的就是周慧这种既是散文又是小说也是诗的直觉力和直观力。

你还可以把这部书看作一个湖南农村小姑娘一路成长,然后来到深圳拼搏,终于成功了的故事,只不过这成功不是变成大公司女掌门,而是变成一个女作家,她的拼搏是拼搏着不去拼搏,终于赢得没有财富的自由,过上使贫穷微不足道的生活。——黄灿然

作者简介

周慧,女,1974年生,湖南岳阳人。十八岁离家打工,后通过成人高考上大专,读会计专业;毕业后到深圳打工,做过文员、商务助理、销售、人事等。2014年辞职,搬到深圳洞背村居住,无业至今,喜欢阅读,尝试写作。这是她的第一本书。

相关图书

要来块水果塔吗?
“不是。工作本身不会让我痛苦,因为工作是没有实体的东西。” 有实体的东西,也就是家庭、公司。 “这么说来,让你有压力的是人际关系了?” “没错!…让我痛苦的是人。和人的接触刺痛我敏感的神经,让我苦不堪言。
我今天遇到一个crush
这本书描绘的是一对年轻男女在城市里四处游荡,他们身处人群中,却依然感到孤独。乍看下,这本书好像充满粉红泡泡,其实描绘了都会男女的内心情事,探讨了浪漫、欲望和渴望的关系。
中文打字机
作为一种根植于语言且以语言为中介的技术类型,中文的电报、打字机和计算机问题超出了有关“技术转化”和“技术扩散”的传统叙事,这种叙事长期以来都主导着我们关于如何将西方的工业、军事及其他设备和操作方式传播到非西方地区的理解。
后山开花
五月十二日清晨 大伯和父亲在楼下吵架 七十五岁的男人和六十五岁的男人偶尔找一找 敌对关系 灶上的火越来越旺。
迷墙
这是一场关于时间、记忆与存在的探险。让我们接受严明的邀请,一同在这旷野的“迷墙”之中,寻找生活的印迹,体会岁月的重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