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年,许多人,许多事

中西的老师,不管是外籍的,还是中国老师,对学生都是一视同仁的,对每个学生都很好,没有那种势利眼。如果哪个老师对谁特别好了,我们会说“偏心”,这种情况是极少的,即使有,也...

一百年,许多人,许多事

 

内容简介

“人的一生不知要遇到多少人与事,到了我这个岁数,经历过军阀混战、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以及新中国成立之后发生的种种,我虽是个平凡的人,却也有许许多多的人可念,许许多多的事想说。”

本书是五四运动同龄人、西南联大进步学子、翻译名家、百岁老人杨苡的唯一口述自传。从1919年走向今天,杨苡的人生百年,正是中国栉风沐雨、沧桑巨变的百年。时代与人生的淬炼,凝结为一代知识女性的天真与浪漫之歌。

世纪回眸中,相比于传奇与成就,杨苡更看重她的“日子”,及其承载的亲情、友情、爱情和世情:童年深宅里,祖辈的煊赫、北洋政商两界的风云变幻她不大闹得清,念念不忘者,是一个个普通人的境遇;同窗情谊、少女心事、诗歌与话剧,“中西”十年乘着歌声的翅膀,最是无忧无虑;民族危亡之际,自天津、上海、香港到昆明,西迁途中高唱《松花江上》,文明之火光焰不熄;从西南联大到中央大学,记忆里依旧是年轻的身影——初见“文学偶像”巴金,大轰炸后满头灰土的闻一多,手杖点在石板路上嘀嘀笃笃的吴宓,“夸我们是勇敢少女”的恩师沈从文,还有滇水之边的月下谈心,嘉陵江畔的重逢与告别……

学者余斌历时十年,用倾听抵抗遗忘,以细节通向历史的真实。家族旧事、翡翠年华、求学之路、山河故人,一个世纪的人与事在叙述中缓缓展开。“我有意无意间充当了杨先生和读者的中间人,它应该是一部可以面向一般读者的口述史。”

作者简介

杨苡,原名杨静如,一九一九年出生于天津,先后就读于天津中西女校、西南联大外文系、国立中央大学外文系。曾任职南京国立编译馆翻译委员会、南京师范学院外语系。著有《青青者忆》(散文集)、《雪泥集》(巴金致杨苡书简,编注)、儿童文学《自己的事自己做》等,译有《呼啸山庄》、《天真与经验之歌》、《兄妹译诗》(与杨宪益合集)等书。所译《呼啸山庄》系最流行的中译本之一。二〇一九年获第七届南京文学艺术奖终身成就奖。

余斌,六〇后,南京人,任教于南京大学文学院。著有《张爱玲传》《事迹与心迹》《周作人》《提前怀旧》《译林世界名著讲义》等书。

相关图书

不理想的妻子
不同的阶层,不同的背景,不同的理念,不同的追求,她们都有值得探究的人生,在花团锦簇的背后,也都隐藏着各自的困境。
生而为女
现实情况是,大多数希望结束婚姻的工人阶级妇女别无选择,只能在济贫院的协助下,通过声称被配偶遗弃来实现一种非正式的分居。
天堂
在长期的贫穷与格格不入之中,我开始进行一种截然不同的写作。我渐渐认清了有一些东西是我需要说的,有一个任务是我需要完成的,有一些悔恨和愤懑是我需要挖掘和推敲的。 起初,我思考的是,在不顾一切地逃离家园的过程中,有什么东西是被我丢下的。
巨龙的颂歌
火上浇油的是,约翰·诺曼其他的写作也在围绕这个主题打转,例如他出过一个合集《幻想中的性》,详细勾勒了53种奇幻场景,每个场景都是男性为尊女性屈从的性幻想,这充分展示了约翰·诺曼的“性自由主义”。
去他的父权制
《贝克德尔–华莱士测试》 评判一部电影的性别歧视程度。“贝克德尔–华莱士测试”仅包含三条标准: 第一,作品中至少要出现两个女性角色; 第二,两个女性角色之间至少交谈过一次; 第三,她们所谈论的主题不能和男人有关系。
孔雀菩提
我和人联手赢钱就是为了今天把钱都还回去,我高兴就是为了应付以后的不高兴,我生下童童就是为了之后和她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