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之河

他们10岁或11岁的时候,老师要他们画自己对大热天的印象。大多数孩子画的都是海滩或太阳,席德画了一个躺在沙滩上的比基尼姑娘,手里的冰棒滴在她身上。他简直太早熟了。

无尽之河

【内容简介】

本书从平克·弗洛伊德在“现场八方”演唱会上历史性的重组演出开始,回溯乐队自最初瑰丽奇异的迷幻/太空摇滚时期,到20世纪70年代历经巅峰、80年代乐队内部开始分裂,直至2014年推出最后一张专辑《无尽之河》的完整历程。书中再现了乐队五名重要成员席德·巴瑞特、罗杰·沃特斯、大卫·吉尔莫、尼克·梅森、理查德·莱特的隔阂、冲突、分别、重聚,并将这背后种种充满张力而又不为人知的细节串连起来——性格迥异的乐手之间冲突激烈,饱受痛苦纷扰;而灵感和创造力却始终能从中迸发,成就他们音乐中的深刻与复杂。

知名音乐记者马克·布莱克历经数年努力,专访了平克·弗洛伊德的成员及其家人、朋友、爱人、大学同学、音乐伙伴,诚实地将他们与平克·弗洛伊德的种种交往轶事记录下来,还原了乐队的传奇故事。

【作者简介】

马克·布莱克(MarkBlake)

英国知名音乐记者、作家。乐评文章见《泰晤士报》《每日电讯报》等媒体。著有《狂想人生:皇后乐队传》《无尽之河:平克·弗洛伊德传》等。

【译者简介】

陈震

知名译者,已出版译作《我是你的男人》《犹太警察工会》《谁愿永生》《布鲁斯往事》《摇滚不死》《摇滚狂人》《天堂十字路口》《放任自流的时光》等十余种。

相关图书

吃着吃着就老了
所以在饭局上,我经常会小心询问在座的籍贯,稍一大意,就会造成人际关系永久的伤害。因为中国太大,汤圆、粽子、豆浆都存在着甜党和咸党,鸿沟几乎与信不信中医、吃不吃转基因一样,一言不合,势同水火。南京人请客吃烧卖,一个呼和浩特 人充满同情:什么,糯米馅儿的?江苏现在经济形势不行啊,还吃不起肉?旁边一个广东人打圆场:我们广东更可怜啦
多谈谈问题
我有一个基本观点,社会的文明和社会的开放的程度,毕竟还是在慢慢进步的。但是我们这个国家正因为传统悠久,有可以自傲的传统文明,所以它的保守性也是特别强的,我们走向全球文明的道路会是一条漫长曲折的道路。想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还是要使所有人的思想现代化起来。讲起来会发现,有人觉得读了大学、又读了研究生的人的思想当然是现代化的思想,那不见得,我自己的体会是如此,不一定。回到最早一批走向世界的人的口号,其实并没有过时,梁启超讲的“作新民”是要提高全民的常识和理性。我记得朱正跟我说过一句话,他自己不一定还记得。1957年“反右”以后,接着搞过一个运动叫“除四害”,每个人每天要交上多少蚊子、苍蝇。朱正和我两个人在一起就说,这种事作为全民运动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不上班,大家晚上都不睡觉去捉蚊子、捉苍蝇,提不完的,蚊子滋生的环境没有改变。另外一个人就说,我们现在这些人,如果有一半的人像我们这样认识
破烂回收店
我决定把过去的自己当成彼此独立的自己来看待。他们各自生活在不同的时代,而记忆就像是由这彼此独立的无数个他们串联而成的通信回路。只不过,这回路不是双向的,只能从过去通向未来。
我以文字为业
没有人读堂吉诃德,因为不能发到推特上。那我们在这个写作节上干什么呢?类似的事,作家过去一直在做。我们为阅读的人写作,而他们一直都是少数。我不是在说“精英”,而仅仅在说“少数”。这世界上的大多数人从不曾为了读书的乐趣而阅读,将来也永远不会。有些人做不到,有些人不愿意。没必要为此捶胸顿足……我们陷入了关于阅读的不必要的恐慌,但发生变化的其实并非阅读,而是出版。
周四推理俱乐部:消失的子弹
生命不息,好奇不止。“周四推理俱乐部”的故事远未结束,探案仍在继续。
我们八月见
每年八月十六日同一时刻,她都要重复这趟旅程,乘坐同一班渡轮,抵达同一座岛上,光顾同一家花摊,顶着同样的似 火烈日,来到同一处破败的墓地,将一束新鲜的剑兰放到母亲的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