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应该做女性主义者

“女权主义者”这个词背着多么沉重的包袱,负面的包袱:你憎恨男人,你憎恨胸罩,你憎恨非洲文化,你认为应该由女人主掌一切,你不化妆,你不剃毛,你总是愤怒,你没有一点幽默感。

【内容介绍】

“文化并不创造人,而人创造文化。”

“我已做出了选择,将不再为我的女性气质而感到歉疚。”

2012年,阿迪契应TED演讲之邀,作了一次关于女性主义的演讲,迅速风靡世界。《我们都应该做女性主义者》即是该演讲内容的修订版。

女性主义者是不快乐的人?憎恨男人的人?不喜欢涂唇彩和穿高跟鞋的人?阿迪契从自身经验出发,纠正了“女性主义者”这个词所承载的某些成见;她用女性主义的视角切入我们习以为常的生活,讲述女性所遭遇的普遍困境;她借用在尼日利亚和美国亲历、见证的一系列小故事,点出了文化中的性别偏见,启发人们一起为建设性别更平等的未来而努力。

我们都应该做女性主义者

【作者简介】

奇玛曼达·恩戈兹·阿迪契(ChimamandaNgoziAdichie)

“天纵之才”(”非洲文学之父”阿契贝)

“二十位四十岁以下的小说家”(《纽约客》)

“世界樶有影响力的一百人”(《时代》)

1977年出生于尼日利亚南部城市埃努古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后留学美国,在东康涅狄格州立大学学习传媒学和政治学,之后分别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和耶鲁大学获得硕士学位。

首部长篇小说《紫木槿》获2004年橘子小说奖的提名,第二部长篇小说《半轮黄日》获2007年橘子小说奖。《绕颈之物》获得2009年弗兰克·奥康纳国际短篇小说奖提名。《美国佬》摘得2013年全美书评人协会小说奖。

2014年,她因TED演讲《我们都应该做女性主义者》蜚声世界。

 

相关图书

历史的游荡者
施特劳斯认为霍布斯的政治观念是“非理性”的,不仅施特 劳斯,大概很多人都难以理解,霍布斯何以如此死心塌地、把除了生命以外的一切都奉献给君主。到此我们就可以明白,霍布斯正是要靠君主来保性命的,其他一切自然可以在所不惜。所以《利维坦》中,不仅要求臣民对王权的无限效忠,而且丝毫找不到对暴君的担心—君主的暴政大概还能带来某种受虐的快感? 至此,我们也可以理解霍布斯著作中无所不在的对死亡的恐惧。每个人都要面对死亡,正常人都害怕死亡,但只要不是马上面临死亡,人们还是要“麻木”地继续生活。但对于霍布斯来说,他随时都感受着宗教裁判的威胁,
太古传
这是一部记述绵延两百年的商业巨无霸太古集团诞生、发展、鼎立的历史巨著。
我比世界晚熟
今天回顾当年的自己,我认为对于后进的我来说,更要有一种毫不动摇的自信和百折不挠的心态,以及直接从写作中获得满足和充实的能力,才能在交流中既汲取到有益的养分,又不致损失珍贵的内在驱动力。
埃隆·马斯克传
另一位PayPal的老员工里德·霍夫曼也有类似的反应。在听完马斯克描述他向火星发射火箭的计划后,霍夫曼感到很困惑,他问:“这怎么会是一门生意呢?”后来霍夫曼意识到,马斯克并不是这样想的。“我当时没能理解的是,埃隆是以使命为先导,过后再想办法填补财务方面的空缺让项目在财务上变得可持续。”他说,“埃隆是在使命感的驱动下顺势而为先行好事,后问前程。
一生悬命
为了自己,视别人的命如草芥,说打就打,说杀就杀,这是天生的恶种,说句难听的,一旦教导不善,那就是社会的祸害。 “有的只爱自己的人,像曹小军,像吴细妹,包括徐庆利,对自己人是真心地好,死心塌地、掏心掏肺,但是一旦出了自己人的范畴,对外面的陌生人,那就冷血淡漠得多了。为了保全自己爱的人,他们甚至不惜触犯法律。
豆子芝麻茶
世间没有什么因果报应。许多人只能默默走着善良而不幸的路,最终用淡淡的自嘲或彻底的沉默将人世间的万种无奈都藏进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