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家访

显然,对源盛而言,父母两边的亲人,给他织了一张密集温暖的网。年幼时,他感受到的唯有爱,等到长大,负载在浓浓的亲情中,他却隐约觉察到了一种难言的尴尬:考上大学,为家族争...

去家访

 

内容简介

《去家访》是黄灯继《我的二本学生》之后推出的新作,记录了她在2017年-2022年走访自己学生原生家庭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想。在这些散落在地图上、需要无限放大才能看到它名字的小城、乡镇、村落里,黄灯与学生的父母、祖父祖母、兄弟姐妹、同学发小、街坊邻居一起交流,倾听他们对教育和人生的体悟,进而更真切和深入地了解那些从四面八方来到她课堂上的年轻人,她的二本学生。

从讲台上走下来,黄灯跟随学生回家的路线,一路换乘高铁、长途客车、中巴车,电动车、摩托车来到腾冲、郁南、阳春、台山、怀宁、东莞、陆丰、普宁、佛山、深圳、饶平、湛江、遂溪、廉江、韶关、孝感等地,来到已经废弃的小学操场、爬上老房子的屋顶、坐在茶园的高坡上、溜进快递分装车间、穿梭于养蚝厂的水域间、捡起田埂上红薯枝叶的藤蔓,来感受学生成长的环境,体验每一个家庭为孩子教育所做的艰辛付出。在这一遍又一遍脚踏实地的走访中,黄灯既贴近了自己的学生,也贴近了家长,并在更深的意义上贴近了自己、贴近了教育、贴近了当下中国的现实。没有什么是易得的,哪怕是二本院校,也需要孩子全力以赴,和家庭倾力托举。

黄灯在《去家访》中延续了她在《我的二本学生》创作中的真诚和恳切,这是对生命个体的真诚探究,也是对文字本身的真诚。她不远千里去到学生家中,同吃同住同行,这是对学生成长的恳切关系,也是对放下年轻人这个群体未来的恳切关心。

作者简介

黄灯,湖南汨罗人,中山大学文学博士,现居深圳。2016年,曾写作《一个农村儿媳眼中的乡村图景》,引发春节期间全国乡村话题讨论。2017年出版《大地上的亲人》,获“第二届华语青年作家奖”非虚构主奖。2020年出版《我的二本学生》,关注中国最普通二本院校学生的命运。《去家访》系其“二本学生”系列的新作。

相关图书

岁月的力量
我曾经写过两部长篇小说,开头几章写得还算站得住脚,但随后就成了走了样的大杂烩。 这次我下决心写一些简短的故事,从头到尾都一丝不苟。 我严禁自己编造一些蹩脚的传奇和浪漫情节。
舞!舞!舞!
“跳舞,”羊男说,“只要音乐在响,就尽管跳下去。明白我的话?跳舞,不停地跳舞。不要考虑为什么跳,不要考虑意义不意义,意义那玩意儿本来就是没有的,要是考虑这个,脚步势必停下来。一旦停下来,我就再也爱莫能助了,并且连接你的线索也将全部消失,永远消失。那一来,你就只能在这里生存,只能不由自主地陷进这边的世界。因此不能停住脚步,不管你如何觉得滑稽好笑,也不能半途而废,务必咬紧牙关踩着舞点跳下去。跳着跳着,
亲密关系的核心是友谊
“怪”是对规范的偏离,某种意义上也是对规范的质疑和挑衅。正是这种“怪”会让人质问:规范是如何形成的?规范之所以成为规范的机制是什么?规范不正是在奠定自己的建制的时候对偏离它的东西进行压制吗?
黑噪音、白噪音与幽灵之声
声音是按捺不住的,它如实表达,而声音对于周遭并未言明的东西,将由学者对声音事实的谨慎表达作为值得依凭的补充。
长安的荔枝
李善德回到家里,心情大畅,压在心头几个月的石头总算可以放下了。他陪着女儿玩了好一阵双陆,又读了几首骆宾王的诗哄她睡着,然后拉着夫人进入帷帐,开始盘点子孙仓中快要溢出来的公粮。
倾听村上春树
村上曾如此这般谈到婚姻:“结婚后在相当长时间内,我一直怀抱这样一个模糊的观念,认为婚姻的目的就是为了双方能彼此弥补对方的不足。但在经过了二十五的婚姻生活后我已经不这么看了,婚姻也许更多的是两个人相互暴露对方有何欠缺的一个动态过程……最终,只有当事人自己才能弥补自己的缺失。这一点另一方无法为你做到。而为了能弥补自己的不足,你本人必须得摸清那个空洞的具体位置及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