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文字为业

没有人读堂吉诃德,因为不能发到推特上。那我们在这个写作节上干什么呢?类似的事,作家过去一直在做。我们为阅读的人写作,而他们一直都是少数。我不是在说“精英”,而仅仅在说“少...

内容简介

阅读写作批评行动

六十八篇散文一部“思想自传”

“艰难的时代要来了,在那样的时代里,我们将会需要另一些作家的声音,他们能够看到与我们当下不同的生活方式,能够穿过我们饱受恐惧之苦的社会,穿过其对技术的痴迷,去看到其他生存道路,甚至能够想象希望的真正土壤。

我们将会需要能够记住自由的作家——诗人,富有远见的人——能够把握一种更大现实的现实主义者。”

我以文字为业

作者简介

厄休拉·勒古恩(UrsulaK.LeGuin,1929—2018)

美国小说家,幻想文学大师,科幻新浪潮运动代表人物,以“地海世界”系列、“海恩宇宙”系列闻名于世。一生获奖无数,包括8次雨果奖、6次星云奖、24次轨迹奖,以及美国国家图书奖、世界奇幻奖、卡夫卡奖等二百余项世界文坛重磅大奖。哈罗德·布鲁姆将其列入美国经典文学作家。2000年,美国国会图书馆将她列为作家与艺术家中的“在世传奇”。2014年,荣获美国文学杰出贡献奖。2016年,被《纽约时报》称为“美国当代最伟大的科幻小说家”。

相关图书

日常的深处
孩子的趣味提示我所有衣服本质上都是制服,之所以好穿,是因为代表着一种潜在的角色。穿一件衣服,就是成为一种特定的人。想不想穿这件衣服,背后反映出来的是对特定角色的认同和接受。在这点上,大人和小孩没有任何区别,这能解释为什么有人一到五十岁就爱穿灰色夹克衫,据说这是正处级领导的专用皮肤。
弗吉尼亚·伍尔夫传
死亡对他们来说是永远在面前的可能性。 现在,人生的后半部分面临着一个压倒一切的挑战,那就是如何在接下来的生存中找到意义。
中文打字机
作为一种根植于语言且以语言为中介的技术类型,中文的电报、打字机和计算机问题超出了有关“技术转化”和“技术扩散”的传统叙事,这种叙事长期以来都主导着我们关于如何将西方的工业、军事及其他设备和操作方式传播到非西方地区的理解。
我今天遇到一个crush
这本书描绘的是一对年轻男女在城市里四处游荡,他们身处人群中,却依然感到孤独。乍看下,这本书好像充满粉红泡泡,其实描绘了都会男女的内心情事,探讨了浪漫、欲望和渴望的关系。
陪你的情绪坐一坐
情绪是人对所发生事件的一种心理反应的表达,没有好坏对错之分,但需要更适切的表达。每一种被忽视的情绪背后都是人潜意识的心理需求,强烈过激的情绪和行为往往在表达者隐藏的深层次的需求。
我还能看到多少次满月升起
裘宾在世时留下了这样一段话: 神让亚马孙的300万棵树被如此轻易地砍倒,一定是在别的地方赋予了这些树新的生命。那里一定有猴子,有花,有清澈的水流。等我死了,我要去那里。 父母和孩子一起仰望夜空时常会对孩子说:“那颗闪闪发光的星星就是已经去世的爷爷哟。”从科学角度来说,发出强光的是远在万里之外的恒星,具有太阳数千倍的能量,不可能适合人类居住。但孩子们有时候,也想要相信父母说的这些话。 此刻的我,不会去否定萨根和裘宾的想象力,以及人死后会变成星星的天真幻想。虽然我不知道是否存在一个死后的世界,但我会隐约地思考这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