翦商

当时的人为建造大型水利设施,已经形成超出村落甚至部落规模的较大共同体,统一规划施工,共享水利设施带来的收益

【内容简介】

“李硕中国史”开篇之作,从这本书开启中国史的阅读!

本书主要讲述华夏文明的萌生与转型。从距今四千年前夏朝(二里头文化)的出现,到三千年前商朝的灭亡、西周建立,时间跨度一千余年。

从新石器时代以来,华北地区形成了杀人献祭的原始宗教。第一王朝夏朝(二里头)也沿袭了这种人祭文化,并在随后的商朝登峰造极。周族僻处西部,本没有人祭传统,但他们曾投靠商朝,为商朝捕猎用于献祭的羌人。周文王因受到商纣王怀疑,被作为人牲拘禁在殷都,最后,文王的长子伯邑考被纣王献祭。文王学习了商人的易卦占算技术,发展出《易经》的卦、爻辞体系——记录周文王亲历和认知的诸多事件,最终目的是推算“翦商”的战略。

武王灭商后,曾模仿商人的人祭行为;武王死后,由周公辅政,彻底禁绝了人祭宗教,销毁了有关商代人祭的文献记录,并制造出一套没有人祭的理想化历史叙事,以及基于“德”的世俗政治与道德体系。

周公的这些举措,开创了新的华夏文明。五百年后,孔子编辑儒家“六经”,系统整理周公的理论成果。周公和孔子塑造了儒家学派,其影响一直持续到现代。

概而言之,本书借助考古材料和传世文献,梳理了上古人祭风俗产生、繁荣和消亡的全过程,以及人祭与华夏早期文明从伴生到分离的伟大转折,再现了古人(周人)为终结商朝和人祭风俗付出的巨大努力,使我们对华夏文明的起源有了全新的认知。

翦商

作者简介

李硕,青年历史学家,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本科)和清华大学历史系(硕士、博士),从事中国古代历史与历史地理研究。

著有《南北战争三百年》《孔子大历史》《楼船铁马刘寄奴:南北朝启幕战史》等,在《学术月刊》《历史地理》《敦煌研究》等刊物发表学术论文多篇。

 

相关图书

同意
成年人和不满十五岁的未成年人发生性关系是不合法的。那为何当它发生在精英阶层的某个代表(摄影师、作家、导演、画家等等)身上时却可以被宽容呢?我们只能认为,艺术家属于一个特殊的阶层,是拥有至高美德的存在,被我们赋予无上的权利,而他们只需要创造出别出心裁、具有颠覆性的作品作为回报。他们是某种享有特权的贵族,在他们面前,我们所有的判断都会被盲目地抹去。 除了艺术家,就只有教士可以如此不受法律约束了。 文学能作为赦免一切的借口吗? (
道德故事集
“我每次路过你们家,你们的狗都会发狂,”她说,“毫无疑问,他将恨我视为他的职责,可是他对我的恨意令我震惊,我又惊又怕。从你们家门前路过,是一次次令人感到屈辱的经历。被吓成这个样子是可耻的。可是没法表示反抗,也没法制止我的恐惧。” 夫妻俩冷冷地盯着她。 “这是一条公共道路,”她说, “在公共道路上,我有权不受到惊吓,不被羞辱。而你们是有能力对此做出改变的。” “这是我们家的路,”老妇人说,“我们又没请你来。你可以绕道。” 男人第一次开口说话了:“你谁啊?你有什么权利跑来告诉我们该怎么做事?” 她正要回应,男人却没有兴趣。 “走,”他说,“走,走,走!” 他身上那件羊毛衫的袖口脱线了,挥手打发她走时,线头拖进了咖啡碗里。她本想向他指出这一点,但后来还是没有这样做。她一言不发地离开
未经删节
在很大程度上,我所处的环境将我塑造成取悦男人的人,因此,很多与我同龄的女性一定记得,这种塑造的结果是,我们会以男性的目光来审视自我,或至少是部分自我,所以我们知道,如果我们变得自信,还以一种男人认为厌烦和荒谬的方式行事,后果会怎样。奇怪的是,如此一来,这些行为在我们自己眼中也会变得乏味可笑。
倾听村上春树
村上曾如此这般谈到婚姻:“结婚后在相当长时间内,我一直怀抱这样一个模糊的观念,认为婚姻的目的就是为了双方能彼此弥补对方的不足。但在经过了二十五的婚姻生活后我已经不这么看了,婚姻也许更多的是两个人相互暴露对方有何欠缺的一个动态过程……最终,只有当事人自己才能弥补自己的缺失。这一点另一方无法为你做到。而为了能弥补自己的不足,你本人必须得摸清那个空洞的具体位置及大小。”
请记得乐园
一个接一个消失的人,未浮于世的罪恶…… 有时候,爱比死亡更像一场冒险。
离散与在场
一方面,现实中可以接触到的“人工智能”似乎更像“人工智障”,无论是手机语音助手还是餐馆里的“智能服务员”,都只能操着僵硬的语调,笨拙地完成一些简单指令:另一方面,不少科幻文艺作品都热衷于探讨人类和人工能或复制人之间的亲密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