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烈·塔可夫斯基访谈录

这本来是件正常的事。但是女性已获得或者尚未获得的权利,并不会给予女性自我确认感,相反,只会让她觉得屈辱。

安德烈·塔可夫斯基访谈录

相关图书

离散与在场
一方面,现实中可以接触到的“人工智能”似乎更像“人工智障”,无论是手机语音助手还是餐馆里的“智能服务员”,都只能操着僵硬的语调,笨拙地完成一些简单指令:另一方面,不少科幻文艺作品都热衷于探讨人类和人工能或复制人之间的亲密情感。
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我经常看书,听音乐。本来就喜欢书和音乐,而通过同岛本的交往,两个习惯都进一步得到促进,进一步完善起来。我开始跑图书馆,一本接一本看那里的书。一旦翻开书页,中途便再也停不下。书对于我简直如致幻剂一般,吃饭时看,电车上看,被窝里看
什么是学科知识史
通过展示中国学科知识成长关联的从学科术语到学科史书写等不同的面相,以及所关涉的基本史实与相关史料,本书简要说明了如何在中国开展“学科知识史”的研究。
梁永安:爱情这门课,你可别挂科!
这是一个非常现代的问题,也是我们关注的重点。从本质上看,软弱虽然常见却是个短暂现象。软弱是精神的变形是巨大的压力或困境之下个体的孤独,彷徨和无助,但只要我们转动一下心灵的方向就会豁然一亮,发现软弱只是一种心理促进,我们可以用坚决的行动跨过去,生活就变得生活就变成另外一种逻辑。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几天来我第一次产生了不愿从这个世界消失的念头。至于往下去某某世界,这点已不足为虑。纵令我人生之光的93%已在前半生35年间全部耗尽也无所谓。我只是希望依依怀抱剩下的7 %看个究竟——看这世界到底变成什么模样。因为什么我不清楚,总之我觉得这似乎是赋予我的一项使命。的确,我是从某一阶段扭曲了自己的人生和生活方式。而这里边自有其缘故。即使得不到任何人理解,我也不能不那样做。 可是,我不想丢下这被扭曲的人生而从此消失。我有义务监护到最后。否则,我势必失去对我自身的公正性。我不能这样置自己的人生于不顾。 即便我的消
读库2402
老张盘算了一晚上,父母离婚自己到底跟谁,想到早上觉得应该还是跟爸爸,因为妈妈天天让他学习,太烦人了。没想到第二天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母亲还是一早起床做了三碗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