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药丸与厌女症

他们运用古典形象、古典学著作来推动白人种族主义的宣传,认为自己是智识权威的捍卫者,是西方文化和文明的继承者。

红药丸与厌女症

内容简介

电影《黑客帝国》中,墨菲斯给尼奥两个选择:“吞下蓝药丸——故事结束,你从床上醒来,相信你愿意相信的一切。吞下红药丸——你留在这个乐园,我来告诉你兔子洞有多深。记住:我提供的只有真相。”

在美国第五大网站Reddit上,最有影响力的男性论坛的名称就是“红药丸”(TheRedPill)。它的成立标志了网络厌女的全新阶段——他们不仅嘲弄和贬低女性,也同样相信,在这个社会中,男性——尤其是异性恋的白人男性正在遭受女性的压迫。

他们运用古典形象、古典学著作来推动白人种族主义的宣传,认为自己是智识权威的捍卫者,是西方文化和文明的继承者。

社交媒体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信息民主化,但它也为那些持有反女权观念的男性创造了机会。社交媒体已经把厌女症抬到了暴力和恶意的新高度。

作者简介

多娜·扎克伯格(DonnaZuckerberg,1987—),美国古典学学者。2014年在普林斯顿大学获得了古典学博士学位。本书是她的第一本著作。

译者简介

孟熙元,本科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学系(2020年),北京大学首届未名学士;苏格兰圣安德鲁斯大学古典学硕士(2021年,withdistinction);现为圣安德鲁斯大学古典学博士候选人。曾任牛津大学博德利中国研究中心图书馆(BodleianKBChenChinaCentreLibrary)助理馆员。主要研究兴趣包括罗马共和国晚期和早期帝国的拉丁文学以及汉语世界的古典受容等。

相关图书

道德故事集
“我每次路过你们家,你们的狗都会发狂,”她说,“毫无疑问,他将恨我视为他的职责,可是他对我的恨意令我震惊,我又惊又怕。从你们家门前路过,是一次次令人感到屈辱的经历。被吓成这个样子是可耻的。可是没法表示反抗,也没法制止我的恐惧。” 夫妻俩冷冷地盯着她。 “这是一条公共道路,”她说, “在公共道路上,我有权不受到惊吓,不被羞辱。而你们是有能力对此做出改变的。” “这是我们家的路,”老妇人说,“我们又没请你来。你可以绕道。” 男人第一次开口说话了:“你谁啊?你有什么权利跑来告诉我们该怎么做事?” 她正要回应,男人却没有兴趣。 “走,”他说,“走,走,走!” 他身上那件羊毛衫的袖口脱线了,挥手打发她走时,线头拖进了咖啡碗里。她本想向他指出这一点,但后来还是没有这样做。她一言不发地离开
资本主义现实主义
在智能手机确立霸权的几年前,此分析就直接切中了这个问题的要害:为什么虽然后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看似自由,21世纪的青年文化却陷入了停滞?为什么在一个压迫个人的自由和满足被视为终极邪恶的历史时期,年轻人却感到如此地不满足,如此地缺乏活力? 马克超越了老套的、到此时已经严重过时的斯大林式教条主义的“虚假意识”说,他提出了一种简单的、有经验基础并且完全站得住脚的解释。在向21世纪头十年末期延伸的全球化黄金时代的积极和表面上的欣快之下,《资本主义现实主义》展示了“市场至上”事实上是被改造为消费者的公民的全面屈服。在新自由主义盛行的年代,人们甚至没有词来形容新自由主义造成的压迫。马克能够说出很多人感觉到却几乎没
最美的黄玫瑰
1994年,我头一次搬到维也纳的时候,常常漫步在老城区的鹅卵石街道上,想象在上个世纪之交时这座城市的样子。一切并不难——1994年的维也纳和1894年的维也纳其实并没有太大的不同。当我穿过霍夫堡王宫的拱门,走过歌剧院,徘徊于德美尔咖啡馆门前,看着那橱窗里的紫罗兰蜜饯的时候,一个故事在我的脑中涌现。我想象有这么一个小男孩儿,奥斯卡
无声的细节
没有深奥难解的理论行话,带领读者直接而个人化地面向小说文本。剥除小说写作的神秘外衣,帮助你解决写作中的种种难题。
声音
我知道他想说什么。“人类也是有动物性的,有着犯罪基因。”正像他几天前对我说的,“只有通过禁忌、宗教戒律、巫术仪式、文明意识,人类才能控制这种天生的本能,无论男女都一样。”
舞!舞!舞!
“跳舞,”羊男说,“只要音乐在响,就尽管跳下去。明白我的话?跳舞,不停地跳舞。不要考虑为什么跳,不要考虑意义不意义,意义那玩意儿本来就是没有的,要是考虑这个,脚步势必停下来。一旦停下来,我就再也爱莫能助了,并且连接你的线索也将全部消失,永远消失。那一来,你就只能在这里生存,只能不由自主地陷进这边的世界。因此不能停住脚步,不管你如何觉得滑稽好笑,也不能半途而废,务必咬紧牙关踩着舞点跳下去。跳着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