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亮的夜晚

如果心是一个可以从人体中取出的器官,我想把手伸进胸膛,把它取出来。我要用温水将它洗干净,用毛巾擦干水汽,晾到阳光充足、通风良好的地方。这期间我将作为无心之人生活,直到...

明亮的夜晚

内容简介

我有一个愿望,想写一写妈妈或祖母,很久以前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女性的故事。

一部女性版的《活着》,四代女性的友谊、抗争、泪水与欢笑

韩国最大网络书店22万读者票选“2021年度之书”

第29届大山文学奖获奖作,天才作家崔恩荣首部长篇小说!

女人们不再是仅供同情、怜悯的角色,也不再是装饰男人壮丽生活的配角。

她们是自己,生如草芥,彼此搀扶,尽全身之力对抗荒诞的时代。

和丈夫离婚后,三十一岁的我独自来到海边小城熙岭,却在那里邂逅多年未见的祖母。尴尬和沉默之后,孤独的心一点点靠近,我和祖母成为相互倾吐心声的朋友。在祖母家老屋的旧相册里,我发现一位和我长相非常相似的女子,依偎在少女时代的祖母身旁。

一个个鲜活的面孔逐渐从一张张黑白相片中,从一封封感人至深的书信中,从久远的回忆里,穿过女人生如飘萍、命如草芥的时代,走到我面前。

经过曾祖母、祖母和母亲,来到我身边的故事,

她们的人生在我的眼前重现。

现在的我能够触及她们吗?

正如过去无数的我组成了现在的我,

现在的我也能见到过去的无数个我吗?

作者简介

崔恩荣:

1984年出生于京畿道光明市,高丽大学国文系毕业。2013年中篇小说获得“作家世界”新人奖后,开始踏上创作之路,作品有《祥子的微笑》《对我无害之人》。曾获许筠文学作家奖、金埈成文学奖、李海朝小说文学奖、第五届及第八届年轻作家奖、教保文库评选“2016和2018年度小说家”。

本书是崔恩荣的首部长篇小说,她说自己和书中人物一起度过了许多个四季。2020年在季刊《文学村》分四次进行连载,2021年7月正式出版。同年年底,获第二十九届大山文学奖,2022年年初被评选为“安山之书”。

她说:

“对我来说,过去的两年是我长大成人后最艰难的一段时光。那段日子我有一半的时间没能写作,剩下的时间则都在写《明亮的夜晚》。那个时期的我好像不是人,而是像个有人打一下就会倾泻而出的水袋。写这部小说的过程,也是我重新获得自己的身体,接纳自己的内心,成为一个人的过程。

写这本小说的时候我想到了我的祖母。战争时期到大邱避难的祖母,捡回冰箱保鲜盒给年幼的我做玩具屋的祖母,让我以后走远一些、给我买地球仪的祖母,是她的心造就了这部小说的世界。我祈祷,聪明开朗的祖母郑龙灿女士永远像现在一样健康!”

相关图书

谎言与真相
这家报纸的创始人本杰明·哈里斯既是一名印刷商也是一名书籍销售商,在英国复辟时期的政治和宗教漩涡中开始了他的报业生涯。
深度关系
努力与投入,意味着你不断花时间和事物建立关系。随着时间的推移,关系会越来越深厚。所谓的成就,其实就是关系深厚的一种自然的表达而已。 建立深度关系的关键是投入,经过时间与精力的累积,你与这一事物的关系日益深厚,你逐渐掌握了它,与它相遇,而能力是你的存在与它的存在相遇时的副产品。 能力是建立深度关系的副产品,而建立关系时,比努力更重要的一点是,你不是自恋地将自己的意愿强加在这一事物之上,而是臣服于这一事物。
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我经常看书,听音乐。本来就喜欢书和音乐,而通过同岛本的交往,两个习惯都进一步得到促进,进一步完善起来。我开始跑图书馆,一本接一本看那里的书。一旦翻开书页,中途便再也停不下。书对于我简直如致幻剂一般,吃饭时看,电车上看,被窝里看
托尔金传
The manuscript of The Hobbit suggests that the actual writing of the main part of the story was done over a comparatively short period of time: the ink, paper, and handwriting style are consistent, the pages are numbered consecutively, and there are almost no chapter divisions. It would also appear that Tolkien wrote the story fluently and with little h
肆意生长
某种意义上,音乐似乎并不是我要到达的地方,而是某种必经的方式。一种很适合我的,自然而愉快的表达方式。 我不是音乐科班出身,不是技术型的表达。我能掌握的歌唱方式都出自本能。写歌唱歌这件事,对我来说不是考试比赛,而是那些窘迫的日子里,给了我最多治愈的一件事。当我感到悲伤和快乐,旋律成了我的情绪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