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人称单数

尽管如此,如蒙幸运眷顾,偶尔还是会有一些语句留在我们身边。它们在深夜爬上山坡,钻进量身挖掘的小洞里,屏气吞声,巧妙地送走呼啸而过的时间之风。终于,天亮了,疾风止息,活...

第一人称单数

“第一人称单数”是截取世界某个片段的“单眼”。这样的截面越来越多,“单眼”就成了无穷交错的“复眼”。到那时,我便不再是我,你也不再是你。到那时,会发生什么?不会发生什么?欢迎来到“第一人称单数”的世界。

八篇小说中《石枕上》忆起大学时与打工相遇的文学少女偶然间的情感交流。

《奶油》写出无法在生活中获得解释、不合逻辑却又扰乱心灵,脱离现实的质疑,耐人寻味。热爱爵士乐的村上也写下这篇似真似幻的音乐小说《查理·帕克演奏波萨诺瓦》,故事中音乐报导的写手虚构了一张梦幻专辑,却因此衍生出如梦境与真实世界的奇异接轨。《和披头士一起(WiththeBeatles)》和披头士的专辑同名,是充满往日夏日气息与摇滚乐的初恋青春纪事……

值得注目的还有《养乐多燕子队诗集》,除了洋溢着对棒球的热爱,更结合了诗作、散文体裁,也是继《弃猫》后再次难得揭露少时与双亲的生活回忆。令人印象深刻的《狂欢节Carnaval》谈论丑陋,也等于谈论美丽,更兼论善恶,引人反复思索在生活这个面具底下的素颜,究竟是恶灵或是天使?《东京奇谭集》中非常受到读者喜爱的《品川猴》,此猴再次登场于续篇《品川猴的告白》,揭露品川猴启人疑窦的身世之谜与极致的恋情,极致的孤独。同名篇章《第一人称单数》,在春夜满月里的酒吧中发生了一段质疑自我的邂逅,故事结束了却余韵未了,彷佛跌入晦暗的酒吧空间,以小说开启一个不眠的微醺之夜。

八个题材视角各异的精彩短篇,可以说是迈入从心所欲不逾矩之年的村上春树,回望人生爱与死主题的珠玉之作连发。结合了短歌、散文、音乐与小说,展开村上风格的全新复眼小说。阅读村上小说,徜徉文学世界,活着不就是一首对于青春、爱与死亡的追想曲!

作者简介

村上春树

1949年生于日本京都。凭处女作《且听风吟》获得群像新人文学奖,由此出道。后续著作不断,涵盖长篇小说、短篇小说、纪实文学、随笔等多个类型。其中有闻名世界的《挪威的森林》、深度纪实的《地下》、被誉为“新千年日本文学的里程碑”的《1Q84》、谈及战争反思的《刺杀骑士团长》《弃猫》等。

曾获得谷崎润一郎奖、每日出版文化奖、卡夫卡奖、耶路撒冷文学奖等世界范围内的诸多奖项。其短篇小说构思精巧,余韵悠长,给读者留下丰富的解读空间。

烨伊

毕业于北京语言大学日语系。曾留学日本,并在当地孔子学院教授中文课程。凭着一点点执念走了一段不太短的路,没承想执念竟慢慢成了信念。

译著有《弃猫当我谈起父亲时》《人间失格》《潮骚》《起风了》等。

相关图书

盐镇
在当地,至今人们都相信只有脾气最怪异的人才能做出味道最辣的冲菜;把内衣裤挂在陈家祠门口的妇人,也能种出最吸引游客的昙花。
明亮的夜晚
如果心是一个可以从人体中取出的器官,我想把手伸进胸膛,把它取出来。我要用温水将它洗干净,用毛巾擦干水汽,晾到阳光充足、通风良好的地方。这期间我将作为无心之人生活,直到我的心被晾干了,软软的,重新散发出好闻的香气,再把它重新装回胸膛。这样就可以重新开始了吧。偶尔我会这样想象着。
易碎品
这是一部讲述关于婚姻、秘密、人性的原创悬疑推理长篇小说。
命悬一线我不放手
因为爱,人类的生命才有了价值。爱可以让人在危难之际绝地重生,爱让这个星球有了色彩,爱让恐惧的灵魂得到安慰,爱是人间至善。
道德故事集
“我每次路过你们家,你们的狗都会发狂,”她说,“毫无疑问,他将恨我视为他的职责,可是他对我的恨意令我震惊,我又惊又怕。从你们家门前路过,是一次次令人感到屈辱的经历。被吓成这个样子是可耻的。可是没法表示反抗,也没法制止我的恐惧。” 夫妻俩冷冷地盯着她。 “这是一条公共道路,”她说, “在公共道路上,我有权不受到惊吓,不被羞辱。而你们是有能力对此做出改变的。” “这是我们家的路,”老妇人说,“我们又没请你来。你可以绕道。” 男人第一次开口说话了:“你谁啊?你有什么权利跑来告诉我们该怎么做事?” 她正要回应,男人却没有兴趣。 “走,”他说,“走,走,走!” 他身上那件羊毛衫的袖口脱线了,挥手打发她走时,线头拖进了咖啡碗里。她本想向他指出这一点,但后来还是没有这样做。她一言不发地离开
银河边缘018:啊,火星
6篇脑洞大开的短篇故事带你漫游于亦真亦幻的奇异空间! 超凡绝伦的幻想,精彩动人的故事,唤醒我们蠢蠢欲动的好奇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