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为什么要有图书馆

开馆仪式进入倒计时,云书公司建议我写篇文章做宣传。若发表在我局平台,就得写成公文样式;发表在大型自媒体上,则必须更换文风。他们希望是前者,我选择后者。

世上为什么要有图书馆

 

内容简介

我是陕西科技大学的一名文学老师,有时会想:除了教书,我能不能走出校园,为社会做点什么?一次机会,我到西安市碑林区文化和旅游体育局挂职,任副局长。碑林区是西安市的中心城区,却没有一家图书馆,让我错愕。更让我错愕的是,我即将接手的这个“西安市碑林区图书馆建设项目”要建在地下!墙皮破损,电线裸露,没个好模样,人手就我和馆长小宁两个人。

小宁说买书的事情全听我的。书商纷纷发来书目,但我发现得自己动手编一个更适合本区读者的书目出来。我们的馆小,书少,这恰恰困难——稍微买偏了,就会大量被闲置。

碑林区是市中心商业繁华区,周末常有家长带小孩子来附近逛街,应该加大文学书和少儿书的占比。附近有全国最大的石碑博物馆,展出的不是绘画或者器皿珠宝,而是“字”。这个地方离我们图书馆步行只有几分钟,应该设立一个碑帖专区,大量地买,做成特色。要设立一个单独的外文童书区,在碑林区工作的外国人不少,如果他们的孩子在这里看见母语故事,一定很激动吧。还应该有一个漫画专区,把这个区域做好了,这几个书架也可能会成为漫粉聚集地,也许周末会被读者挤满吧……

我求助各方朋友,要选出1万种图书来。不曾想,一个小小的书目触动了各方利益,一场“书目保卫战”就此拉开帷幕……

作者简介

杨素秋,苏州大学文学博士,陕西科技大学副教授,美国华盛顿大学访问学者,公共阅读推广者,多次于边远山区开展文学阅读公益讲座。2020—2021年在政府挂职期间主导建设西安市碑林区图书馆,得到《央视新闻周刊》专题报道,被称为“公共选书人”。

相关图书

风之兄弟
一千年前的奥斯坦·亚德大陆,岁舞家族出了一对风之兄弟,稳健持重的哥哥哈卡崔,高傲暴躁的弟弟伊奈那岐,二人形影不离,惺惺相惜。
阿勒泰的角落
当她一个人走在空空的路上,空空的草地里,空空的山谷,走啊走啊的时候,她心里会不停地想到什么呢?那时她也如同空了一般。又由于永远也不会有人看到她这副赤裸的样子,她也不会为“有可能会被人看见”而滋生额外的羞耻之心。她脚步自由,神情自由。
肆意生长
某种意义上,音乐似乎并不是我要到达的地方,而是某种必经的方式。一种很适合我的,自然而愉快的表达方式。 我不是音乐科班出身,不是技术型的表达。我能掌握的歌唱方式都出自本能。写歌唱歌这件事,对我来说不是考试比赛,而是那些窘迫的日子里,给了我最多治愈的一件事。当我感到悲伤和快乐,旋律成了我的情绪出口。
世说俗谈
天天嚷嚷我要躺平的人,就是还不甘心躺平。同理,真不想当官,想明白了不再提这茬儿就是了,这么反复念叨,就是还是挺想的。
离散与在场
一方面,现实中可以接触到的“人工智能”似乎更像“人工智障”,无论是手机语音助手还是餐馆里的“智能服务员”,都只能操着僵硬的语调,笨拙地完成一些简单指令:另一方面,不少科幻文艺作品都热衷于探讨人类和人工能或复制人之间的亲密情感。
微生物大历史
更为重要的一点是,性革命为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传染灾难艾滋病大流行提供了温床。男同性恋的性活跃水平高得多,伴侣数量增加,安全套的使用差异很大,性旅游更为频繁,这些都极大地促进了艾滋病病毒的迅速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