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豆瓣年度书单

快乐上等
上野 刚刚开始有汽车驾照的时候,我父亲就带还在上学的哥哥去考了。我想下一个就该是我了吧,结果他直接把我跳过去,带弟弟去考了。
盐镇
在当地,至今人们都相信只有脾气最怪异的人才能做出味道最辣的冲菜;把内衣裤挂在陈家祠门口的妇人,也能种出最吸引游客的昙花。
世说俗谈
天天嚷嚷我要躺平的人,就是还不甘心躺平。同理,真不想当官,想明白了不再提这茬儿就是了,这么反复念叨,就是还是挺想的。
入关
辽人之所以趋之若鹜于皮岛,除了不愿忍受努尔哈赤民族压迫之苛政,还有一个令明朝尴尬的原因:内地社会对辽人同样持歧视态度,甚至将他们视为奸细。
生而为女
现实情况是,大多数希望结束婚姻的工人阶级妇女别无选择,只能在济贫院的协助下,通过声称被配偶遗弃来实现一种非正式的分居。
去他的父权制
《贝克德尔–华莱士测试》 评判一部电影的性别歧视程度。“贝克德尔–华莱士测试”仅包含三条标准: 第一,作品中至少要出现两个女性角色; 第二,两个女性角色之间至少交谈过一次; 第三,她们所谈论的主题不能和男人有关系。
中华帝国晚期的性、法律与社会
若从经中央司法机构审理的案件之记录特别是内阁刑科题本来看,人们将会对清代的司法审判产生与上述相比截然不同的印象。
要命还是要灵魂
我总是那个听到笑话最后才笑的人。我是变色龙。把我放到任何地方,我都能存活,但是我就是无法融入。我必须告诉你,真实的我不属于任何地方。
中文打字机
作为一种根植于语言且以语言为中介的技术类型,中文的电报、打字机和计算机问题超出了有关“技术转化”和“技术扩散”的传统叙事,这种叙事长期以来都主导着我们关于如何将西方的工业、军事及其他设备和操作方式传播到非西方地区的理解。
开场:女性学者访谈
新京报:在使用不同的语言时,你会呈现出不同的性格吗?日本女记者伊藤诗织,在遭受性侵后写了一本书讲述自己多次起诉的经历。
同意
一位惯于消失、并给我的人生留下难以想象的空白的父亲。对阅读的强烈兴趣。有些早熟的性观念。还有尤其重要的,一股巨大的、渴望被人关注的需要。 万事俱备。
东京八平米
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八平米”,以及对其的定义,它不指实际面积,而是指心中的某一块地方。也许八平米在别人眼里是畸形状态,但它能够让你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我是谁?
友谊必须满足两个基本条件,一是志同道合,另一个是惺惺相惜。在理想的友谊中,这两个条件应该在某种程度上保持平衡,因为如果过度倾向于共同的兴趣和利益,这两个人更像是同事而非朋友;反之,他们可能更像是恋人,会盯着对方的眼睛而不是世界。
复调
然而过久地沉湎于死亡是自以为是的冒昧之举。经历过这一切以后,我只有一个经验可提供,一个关于恐惧和痛苦的小看法。
终了之前
作家应当是他们所处时代的公正见证者,应当具有说出真相的勇气,敢于起身和任何被个人利益蒙蔽、无视人类神圣性的官僚主义做斗争。作家应当时刻做好准备,迎接“见证者”一词的词源学释义赋予他们的身份:“殉道者”。
写作是一把刀
卡佛说的话让我非常震惊——我非常喜欢他的作品——出于各种原因感到震惊。首先,他用直白的方式讨论他的物质生活,指出日常生活对他的写作而言非常重要,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正因如此他选择写短的文本,即短篇小说。
黑塞书信集
而我从我的立场出发,我要像席勒那样说:“我是人,‘有个性有人格的人’。”大自然是我唯一的母亲,她从未、从未对我不好过。
生活的代价
我们怎么会需要一个爱做梦的母亲呢?我们并不希望母亲把目光投向我们之外的地方,不希望她有去别处的渴望。
妈妈走后
我说爱是行动,是本能,是体会不经意的瞬间,是感知不起眼的付出,是愿意为对方克服困难、忍受不便。最触动我的,就是在我得知妈妈生病以后,他凌晨三点下班以后还一路开车到纽约,只是为了在布鲁克林的一个小仓库里抱着我。
在小山和小山之间
语言是如何被误解、被扭曲、被滥用,最终变成了杀人不见血的武器,这些我都被迫学到了。我后来的专业,对文字的敏感度训练也许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