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走后

我说爱是行动,是本能,是体会不经意的瞬间,是感知不起眼的付出,是愿意为对方克服困难、忍受不便。最触动我的,就是在我得知妈妈生病以后,他凌晨三点下班以后还一路开车到纽约...

2014年5月的一天,米歇尔接到一通电话,得知母亲患癌的消息,随即回到家乡照顾母亲。

米歇尔的母亲是韩国人,父亲是美国人,她从小成长于两种文化之中,却无法靠近任何一种,青春期时,因执着于自己的音乐梦想而与母亲势同水火。

在陪伴母亲的日子里,母女二人进行了从不曾有过的交谈。几个月后,母亲离世,为了纾解心中的哀痛,米歇尔开始去一家母亲时常光顾的亚洲超市,试着做母亲曾给她做过的韩国食物,并真诚地写下了自己的内心告白。

挣扎于两种文化旋涡中的米歇尔,被迫重新审视自己的身份,在这场关于爱与失去、自我确认与伤痛疗愈的回望之旅中,她找回了母亲赋予她的品位、语言和天赋,也在食物与音乐构筑的空间中,让母亲“重生”。

妈妈走后

作者简介

作者:米歇尔·佐纳(MichelleZauner)

1989年出生于韩国首尔,一岁时随父母移居美国,在美国俄勒冈州长大。2011年毕业于布林莫尔学院创意写作专业。2021年出版处女作《妈妈走后》(CryinginHMart)。2022年,米歇尔入选《时代周刊》“年度最具影响力的100位人物”。

米歇尔还是歌手、吉他手、词曲作者,创作了很多深受乐迷喜爱的流行音乐,在日式早餐乐队(JapaneseBreakfast)中担任主唱,该乐队被提名2022年第64届格莱美音乐奖年度新人奖。

译者:蔡雯婷

毕业于西南林业大学英语专业,热爱阅读和翻译,已出版《苹果派》《白色驯鹿传奇》《汤姆·斯威夫特和他的摩托车》《流星来的那一夜》等译作。

相关图书

声音
我知道他想说什么。“人类也是有动物性的,有着犯罪基因。”正像他几天前对我说的,“只有通过禁忌、宗教戒律、巫术仪式、文明意识,人类才能控制这种天生的本能,无论男女都一样。”
遇到百分之百的女孩
在某个地方,一定有连接我和我自身的绳结。我迟早肯定要在遥远世界中的奇妙场所同我自身不期而遇,我觉得。如果可能,希望那是个温暖的场所,若能有几罐冰镇啤酒,那自然再好不过。在那里,我是我自身,我自身是我,二者之间无任何种类的空隙。
周四推理俱乐部:消失的子弹
生命不息,好奇不止。“周四推理俱乐部”的故事远未结束,探案仍在继续。
历史的游荡者
施特劳斯认为霍布斯的政治观念是“非理性”的,不仅施特 劳斯,大概很多人都难以理解,霍布斯何以如此死心塌地、把除了生命以外的一切都奉献给君主。到此我们就可以明白,霍布斯正是要靠君主来保性命的,其他一切自然可以在所不惜。所以《利维坦》中,不仅要求臣民对王权的无限效忠,而且丝毫找不到对暴君的担心—君主的暴政大概还能带来某种受虐的快感? 至此,我们也可以理解霍布斯著作中无所不在的对死亡的恐惧。每个人都要面对死亡,正常人都害怕死亡,但只要不是马上面临死亡,人们还是要“麻木”地继续生活。但对于霍布斯来说,他随时都感受着宗教裁判的威胁,
生活的代价
我们怎么会需要一个爱做梦的母亲呢?我们并不希望母亲把目光投向我们之外的地方,不希望她有去别处的渴望。
创作与爱
瓦尼显然注意到了年轻女人对他的崇拜,因为托芙曾经写道,那男人严肃地考虑了他们的关系。瓦尼担心托芙会丧失自我,缩成男人的一个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