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了之前

作家应当是他们所处时代的公正见证者,应当具有说出真相的勇气,敢于起身和任何被个人利益蒙蔽、无视人类神圣性的官僚主义做斗争。作家应当时刻做好准备,迎接“见证者”一词的词源...

本书是拉美文学巨擘萨瓦托的回忆录。

萨瓦托在暮年之时写下这本小书,虽说是回忆录,却并没有完整地呈现他从天才物理学家到拉美文学巨擘的一生,而更像是对年轻后辈的言传身教。我们可以从中体味,一位真正的人文学者的思想脉络——体察“存在”等哲学命题时的艰难,对苦难大众之真诚深切的同情。尽管展示了诸多苦难,但萨瓦托的笔调是激昂的,他希望我们无论在如何绝境中,都能够行动起来,和同样张开双臂的人一起,等待新的历史浪潮。

终了之前

作者简介

埃内斯托·萨瓦托(ErnestoSabato,1911—2011),阿根廷著名作家、画家、物理学家,1984年塞万提斯文学奖获得者。代表作有“心理小说三部曲”(《隧道》《英雄与坟墓》《毁灭者亚巴顿》)、回忆录《终了之前》等。

译者简介:

侯健,1987年生,文学博士、西安外国语大学欧洲学院西班牙语系副教授、拉丁美洲研究中心负责人、中国拉丁美洲学会理事、中国翻译协会专家会员、文学翻译者。著有HistoriadelatraduccióndelaliteraturahispánicaenChina(1915-2020)(《西语文学汉译史(1915-2020)》);译有《从马尔克斯到略萨:回溯“文学爆炸”》《普林斯顿文学课》《五个街角》《科幻精神》《萨拉米斯的士兵》《33场革命》,以及《饥饿》(合译)、《书店漫游》(合译)、《最后假期》(合译)等书。

相关图书

梁永安:爱情这门课,你可别挂科!
这是一个非常现代的问题,也是我们关注的重点。从本质上看,软弱虽然常见却是个短暂现象。软弱是精神的变形是巨大的压力或困境之下个体的孤独,彷徨和无助,但只要我们转动一下心灵的方向就会豁然一亮,发现软弱只是一种心理促进,我们可以用坚决的行动跨过去,生活就变得生活就变成另外一种逻辑。
破烂回收店
我决定把过去的自己当成彼此独立的自己来看待。他们各自生活在不同的时代,而记忆就像是由这彼此独立的无数个他们串联而成的通信回路。只不过,这回路不是双向的,只能从过去通向未来。
生而为女
现实情况是,大多数希望结束婚姻的工人阶级妇女别无选择,只能在济贫院的协助下,通过声称被配偶遗弃来实现一种非正式的分居。
什么是学科知识史
通过展示中国学科知识成长关联的从学科术语到学科史书写等不同的面相,以及所关涉的基本史实与相关史料,本书简要说明了如何在中国开展“学科知识史”的研究。
许三观卖血记
最后,许三观给自己做了一道菜,他做的是爆炒猪肝,他说: “猪肝先是切成片,很小的片,然后放到一只碗里,放上一些盐,放上生粉,生粉让猪肝鲜嫩,再放上半盅黄酒,黄酒让猪肝有酒香,再放上切好的葱丝,等锅里的油一冒烟,把猪肝倒进油锅,炒一下,炒两下,炒三下......” “炒四下......炒五下......炒六下。” 一乐、二乐、三乐接着许三观的话,一人跟着炒了一下,许三观立刻制止他们: “不能,只能炒三下,炒到第四下就老了,第五下就硬了,第六下就咬不动了,三下以后赶紧把猪肝倒出来。
在菜场,在人间
阿瓜和别人另一个明显两样的地方是他走路的样子――阿 瓜闷着头走路! 阿瓜为什么要闷着头走路?阿瓜在找钱。找那些不慎掉在 地面上的钱,或者是在不知不觉中滚进角落里的钢镚儿。不闷着头怎么找?闷着闷着,闷头走路成了阿瓜的习惯。找着找着,闷头找钱成了阿瓜的工作。这份独特的工作阿瓜日复一日地干着,干了很多年。看他那一丝不苟的劲头,他肯定是要一鼓作气地干下去的! 在地上找钱完全不需要什么技术,只要选对了地方,只要 精力集中,半天下来,多多少少总会有点收获。最好的地方是镇上的菜市场,阿瓜每日必来“上班”,风雨无阻。菜市场里闹哄哄的,进进出出的人流如潮汛里的鱼群,拥挤不堪。卖东西的人忙着显摆自个儿摊子上的货品,忙着招徕顾客;买东西的人忙着讨价还价,忙着往自己的袋子里塞采购好的东西。忙来忙去中,有些粗心的人指不定就要丢点钱了。 丢钱的人一般会遇到两种情况:第一种是自己没注意而身 边恰巧有个善意的人看到钱掉了,于是及时地提醒他一下,那丢掉的钱还是有机会失而复得的;另一种呢,钱被丢下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