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人

遇见贤圭学长前,我以为长相帅气、家境富裕又有能力的男人只会受到女人欢迎,但并非如此,男人对他们的喜爱更甚女人。因为和刘贤圭走得近可以拿来炫耀,感觉自己成了和他平起平坐的人

贞雅无法忍受男友的施暴,将自身遭遇发布到网络诉诸公评。起初大众与她同一战线,却在同事爆出不利于她的聊天截图后,舆论瞬间反转,贞雅成为“说谎精”“活该被打的女人”。这让她想起自己两个大学同学,秀珍和宥利。被妈妈抛弃、由外婆抚养长大、大家都说没家教的秀珍,居然厚脸皮搭上了全校完美的学长;而外形出众的宥利,却因为全身散发着主动气息,被男人们唾弃……..

本书从不同人物的视角,拼凑出三个女孩的人生,她们都竭尽全力,想做个与自己无关的“他人”,却用自己所受的伤,伤害了彼此。

 

他人

作者简介

[韩]姜禾吉강화길

1986年生于全州。2012年以短篇小说《房间》入选《京乡新闻》新春文艺奖,正式进入文坛。曾获第8届青年作家奖,并以长篇小说《他人》获得第22届韩民族文学奖。

译者简郁璇

曾任广告文案,现为专职译者,享受通过文字传递美好价值的过程。译有《死者的审判》、《关于女儿》等作品。

相关图书

历史的游荡者
施特劳斯认为霍布斯的政治观念是“非理性”的,不仅施特 劳斯,大概很多人都难以理解,霍布斯何以如此死心塌地、把除了生命以外的一切都奉献给君主。到此我们就可以明白,霍布斯正是要靠君主来保性命的,其他一切自然可以在所不惜。所以《利维坦》中,不仅要求臣民对王权的无限效忠,而且丝毫找不到对暴君的担心—君主的暴政大概还能带来某种受虐的快感? 至此,我们也可以理解霍布斯著作中无所不在的对死亡的恐惧。每个人都要面对死亡,正常人都害怕死亡,但只要不是马上面临死亡,人们还是要“麻木”地继续生活。但对于霍布斯来说,他随时都感受着宗教裁判的威胁,
在菜场,在人间
阿瓜和别人另一个明显两样的地方是他走路的样子――阿 瓜闷着头走路! 阿瓜为什么要闷着头走路?阿瓜在找钱。找那些不慎掉在 地面上的钱,或者是在不知不觉中滚进角落里的钢镚儿。不闷着头怎么找?闷着闷着,闷头走路成了阿瓜的习惯。找着找着,闷头找钱成了阿瓜的工作。这份独特的工作阿瓜日复一日地干着,干了很多年。看他那一丝不苟的劲头,他肯定是要一鼓作气地干下去的! 在地上找钱完全不需要什么技术,只要选对了地方,只要 精力集中,半天下来,多多少少总会有点收获。最好的地方是镇上的菜市场,阿瓜每日必来“上班”,风雨无阻。菜市场里闹哄哄的,进进出出的人流如潮汛里的鱼群,拥挤不堪。卖东西的人忙着显摆自个儿摊子上的货品,忙着招徕顾客;买东西的人忙着讨价还价,忙着往自己的袋子里塞采购好的东西。忙来忙去中,有些粗心的人指不定就要丢点钱了。 丢钱的人一般会遇到两种情况:第一种是自己没注意而身 边恰巧有个善意的人看到钱掉了,于是及时地提醒他一下,那丢掉的钱还是有机会失而复得的;另一种呢,钱被丢下了,团
快乐就是哈哈哈哈哈
我疑心我是得了什么病,身体里面的水分不从平常的途径发泄,而在周身皮肤的孔里不住地分泌。并且我不知是因为什么不喜欢在太阳光下走路,而喜欢在荫凉的地方坐着。我的家人告诉我,这是因为天热的缘故。后来我看见我家养的那条大黄狗,伸出半尺来长的红舌头,呼呼地喘,我这才有一点疑心,大概是热了。 但是真理就怕研究
赶时间的人
请原谅,这些呼啸的风 原谅我们的穿街过巷,见缝插针 就像原谅一道闪电 原谅天空闪光的伤口 请原谅,这些走失的秒针 原谅我们争分夺秒 就像原谅浩浩荡荡的蚂蚁 在大地的裂缝搬运着粮食和水 请原谅这些善于道歉的人吧 人一出生,骨头都是软的 像一块被母体烧红的铁 我们不是软骨头 我们只是带着母体最初的温度和柔韧 请原谅夜晚 伸手不见五指时仍有星星在闪耀 生活之重从不重于生命本身
生而为女
现实情况是,大多数希望结束婚姻的工人阶级妇女别无选择,只能在济贫院的协助下,通过声称被配偶遗弃来实现一种非正式的分居。
法律的悖论
人是生活在这个世界的部分,我们无法跳出世界去对世界做整体性的把握,但人类的思维又不安分于对世界碎片化、局部化的认识,因此当我们试图跳出我们的经验事实,想对世界做整体化思考的时候就会出现二律背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