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的世界

《可能的世界》记录了杨潇2010—2019十年间前往美国、埃及、肯尼亚、缅甸、德国等十多个国家旅行、访学、短居的足迹,是一个拥抱世界的青年去现场,探寻可能性(并且认识不可能性)...

可能的世界

内容简介

《可能的世界》记录了杨潇2010—2019十年间前往美国、埃及、肯尼亚、缅甸、德国等十多个国家旅行、访学、短居的足迹,是一个拥抱世界的青年去现场,探寻可能性(并且认识不可能性)的历程。

2010—2019这十年,是中国人与中国护照真正拥抱世界的十年,回过头看,这更像是历史的一段特殊恩惠,几乎不可避免地被乡愁化地对待。作者带领我们重新回到一个又一个现场,让今日的目光照进当时当刻的记录,从时事、人文、历史、地理等多个维度,探讨了在一个转型的世界里,我们如何学会与过去相处、如何面对历史的内爆与偶然,如何探索与思考一个可能的世界。

作者简介

杨潇,记者、作家、背包客。2004年毕业于南开大学中文系,先后供职于新华社、《南方人物周刊》、《时尚先生Esquire》。从2010年起周游世界,尝试一种融合时事、历史、智识讨论与人文地理的叙事文体。曾出版《子弟》《重走:在公路、河流和驿道上寻找西南联大》。《重走》一书获豆瓣2021年度中国文学(非小说)NO.1、豆瓣图书年度高分NO.9;单向街书店2021年度旅行文学奖。

相关图书

被遗弃的日子
一切都是那么偶然,我爱上了马里奥,我那时还年轻。我们可能会爱上任何一个男人,任何一具身体,我们会赋予这个人各种意义,人生的很长一段时光,都和他生活在一起。
我是外公外婆带大的孩子
这是一场对祖辈的告别,也是一次爱的重逢。 这是“他们”留给我们最后的礼物,在这之后,“我们”就要长大了。
岁月的力量
我曾经写过两部长篇小说,开头几章写得还算站得住脚,但随后就成了走了样的大杂烩。 这次我下决心写一些简短的故事,从头到尾都一丝不苟。 我严禁自己编造一些蹩脚的传奇和浪漫情节。
我还能看到多少次满月升起
裘宾在世时留下了这样一段话: 神让亚马孙的300万棵树被如此轻易地砍倒,一定是在别的地方赋予了这些树新的生命。那里一定有猴子,有花,有清澈的水流。等我死了,我要去那里。 父母和孩子一起仰望夜空时常会对孩子说:“那颗闪闪发光的星星就是已经去世的爷爷哟。”从科学角度来说,发出强光的是远在万里之外的恒星,具有太阳数千倍的能量,不可能适合人类居住。但孩子们有时候,也想要相信父母说的这些话。 此刻的我,不会去否定萨根和裘宾的想象力,以及人死后会变成星星的天真幻想。虽然我不知道是否存在一个死后的世界,但我会隐约地思考这些事情。
孔雀菩提
我和人联手赢钱就是为了今天把钱都还回去,我高兴就是为了应付以后的不高兴,我生下童童就是为了之后和她分别。
历史是扩充心量之学
在中国历史中,遗忘前史是常见的,譬如《旧五代史》竟不知石敬瑭是契丹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