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慈洗冤笔记

宋慈解释道 :“血荫原本难以辨别,但蒸骨之后,以红伞遮光验骨,血荫便可显现。骨头上若出现血荫,必是生前受过损伤,若是没有血荫,纵然骨头损伤折断,也是死后造成。巫易遗骨上...

宋慈洗冤笔记

世界法医鼻祖宋慈,生平为何不见史书记载?今天我们能了解宋慈,多亏宋慈挚友刘克庄。本书讲述的正是宋慈和好友刘克庄携手探案的生死友谊。

南宋开禧元年,时年二十岁的宋慈,正在太学读书,却无意中卷入一起案件。自小跟随父亲学习验尸推案的宋慈,被责令限期破案。随着走访勘查的深入,他发现案件背后还有案件,冤情背后还有冤情,真相背后还有真相。所有线索最后都指向了多年前的一起案件,而这起旧案不仅埋藏着宋慈家族的秘密,还关系着大宋的安危。

翻开本书,跟随宋慈和刘克庄一起勘查现场,破奇案、洗冤情、寻真相。

作者简介

巫童,乐山人,毕业于四川大学法学院,曾任某电视台法制栏目记者。自小对宋慈产生兴趣,通读《宋史》《洗冤集录》《折狱龟鉴》《宋刑统校证》等近千万字史料,又广泛涉猎中医、饮食、诗词等领域,五年筹备,五年创作,七易其稿,只为还原历史上真实的宋慈及其法治精神。

曾出版《暗杀1905》《魔术会》等系列小说,均由一线影视公司改编中。

相关图书

为了活下去的思想
事实上,女权主义者既是母性主义者,也是批判母性主义的一方。而且女权主义者既可以存在于法西斯阵营之中,也可以存在于社会主义阵营之中。除此之外,有关女性主义的历史研究早巴指出,众多国家的女性参政权倡导人都会表现出种族歧视的面。我们需要再次从当时的语境出发,对女性主义和其他各种思想、运动之间的关系进行“历史化”(historicize)的研究。进行这样的研究时,我们需要警惕理论的怠慢,绝不能毫不怀疑地女性主义当作一系列思想的外壳,这也是我对自己的提醒
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我经常看书,听音乐。本来就喜欢书和音乐,而通过同岛本的交往,两个习惯都进一步得到促进,进一步完善起来。我开始跑图书馆,一本接一本看那里的书。一旦翻开书页,中途便再也停不下。书对于我简直如致幻剂一般,吃饭时看,电车上看,被窝里看
早安,怪物
我在多年来的心理治疗中发现,每当儿童在小小年纪就担上成年人的责任且不可避免地失败以后,他们在长大成人后便会一直为此感到焦虑。他们似乎永远无法接受自己当时年纪太小无法胜任的现实,于是会将这种失败藏在心底。
复调
然而过久地沉湎于死亡是自以为是的冒昧之举。经历过这一切以后,我只有一个经验可提供,一个关于恐惧和痛苦的小看法。
是我的错吗?
只有作者尽力写出合乎逻辑的文章,读者又不惧于提出自己的疑问,才能形成良性的舆论循环体系,让各种想法随时登场不断更新,交织在一起,经过有效的折中和协调,最终成为人们的常识——这个展望虽然宏大,但实现的前提其实非常简单——即使观点针锋相对,也必须尊重对方,在这个规则下,展开文明的思想攻守战。
如我如鲸
我所申请的津贴并不要求我去工作,不要求做任何新闻报道。它是休假性质的。核心思路是让自己沉浸于一个地方,吸收更多信息,而不是像平时一样作为记者去质问人们,把世界简略压缩成一个个小故事。我应该从残酷的新闻循环中抽出时间用于思考,打开思路,回归的时候才能才思泉涌,创意层出不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