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向左,美国向右?

拉斯·特拉加德在美国居住期间逐渐意识到,自20世纪起,一直到步入21世纪,北欧社会的首要目标从来都不是要使经济“社会主义化”(人们经常误认为是这样),而是要将个体从一切形式的...

北欧向左,美国向右?

芬兰记者阿努•帕塔宁2008年搬到美国,她本来是充满自信的人,有成功的事业和充实的社交生活,可是来美国后不久就变得谨小慎微,充满自我怀疑。她发现,这里的日常生活中的一切——从购买一部手机到为教育和儿童保育进行税务申报——和自己的北欧老家相比都更复杂和充满压力。起初,她把自己严重的焦虑归因于自己难以适应自由的新环境。但是随着越来越了解更多的美国人,她发现他们也和她一样倍感压力。为了理解美国和芬兰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异,她开始仔细观察这两个国家的日常生活,从政经文化、育儿教育、社会福利、医疗健保、两性关系、工作税制等政策差异优劣,在清晰详实的调查研究基础上给出具体建议。她澄清了那些说北欧国家是“大政府”“高税收”“福利国家养懒人”的常见误解,指出美国社会的金钱至上原则造成公民生活更大的风险性和更强的依赖性,普通人维持基本生计的成本也远比北欧国家更高。北欧生活方式让人的生活更加舒适,自由,这也说明了人类追求卓越的愿望并不像美国人对利润动机的信念所暗示的那样脆弱和软弱。也许生活比金钱更重要,这在全球各地都是一致的。

作者简介

阿努·帕塔宁,1975年生,芬兰记者、专栏作家,曾经做过教师和广播评论员。她从2008年到美国生活,2009年通过斯坦福大学的创新新闻奖学金成为《财富》杂志的客座记者,并为《纽约时报》、《大西洋月刊》、《财富杂志》和芬兰的主流出版物撰稿,同时也是英国广播公司(BBC)世界频道的定期广播评论员。在纽约生活了十年之后,她与美国丈夫、孩子一起搬回了芬兰。

相关图书

昨夜星辰
宋朝有一个词人叫朱服,他写过一首《渔家傲·小雨纤纤风细细》, 里面有一句我很喜欢:“拼一醉,而今乐事他年泪。”有些时候其实心里是懂的,这样的日子以后不会再有了。
有人跳舞
琳琳脸上有泪,想说什么,舌头却是僵的,转不起来,说不出话,憋了几秒钟,随后那句话就被吞下去,舌头放松下来。
天上深渊
我们的文学则充斥着只有史料价值而没有艺术价值的语言硬面饽饽,抒发空洞政治热情的情感膨化食品,以及表达肤浅生活哲理的思想方便面。
我杀死的男人回来了
(我的人生不是一直都是如此吗?就算想着「说不定」,最后都还是会变成「果不其然」。唉,还是放下所有留恋吧,既然都被名为「希望」的骗子诱骗了四十年,活得连条狗都不如,还有什么好值得留恋的……)
性权利:21世纪的女性主义
金伯利·克伦肖(Kimberle Crenshaw)创造了“交叉性”这一术语,来命名由老一辈女权主义者首创的思想,这个词在通常的理解中,常被简化为充分地考虑各种压迫与特权的坐标系:种族、阶级、性认同与性取向,以及残疾状况等。但将交叉性简化为仅仅关注差异,就相当于舍弃了它作为理论与实践方向的力量。 交叉性的核心洞见是,所有只关注相关群体内部成员的解放运动——只关注女性的女权主义运动、只关注有色人种的反种族歧视运动、只关注工人阶级的劳工运动
孔雀菩提
我和人联手赢钱就是为了今天把钱都还回去,我高兴就是为了应付以后的不高兴,我生下童童就是为了之后和她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