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入宁静蔚蓝的日子

尽管烈日炎炎 这丰饶的人世 依然吸引着我 直到来时路没入黑暗之中

我走入宁静蔚蓝的日子

本书是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赫尔曼·黑塞为了治疗自己的抑郁症,离开德国,隐居瑞士提契诺州一个美丽的小山村后,观察自然、体验自然后创作出的38篇随笔诗歌作品集,并精选收录了其同时期创作的多幅插画。黑塞在提契诺将观照自然之美作为自我疗愈的实践,此举成为全球青年修炼的榜样,此作也成为自我疗愈的指导性文本。

相关图书

梁永安:爱情这门课,你可别挂科!
这是一个非常现代的问题,也是我们关注的重点。从本质上看,软弱虽然常见却是个短暂现象。软弱是精神的变形是巨大的压力或困境之下个体的孤独,彷徨和无助,但只要我们转动一下心灵的方向就会豁然一亮,发现软弱只是一种心理促进,我们可以用坚决的行动跨过去,生活就变得生活就变成另外一种逻辑。
天上深渊
我们的文学则充斥着只有史料价值而没有艺术价值的语言硬面饽饽,抒发空洞政治热情的情感膨化食品,以及表达肤浅生活哲理的思想方便面。
写作是一把刀
卡佛说的话让我非常震惊——我非常喜欢他的作品——出于各种原因感到震惊。首先,他用直白的方式讨论他的物质生活,指出日常生活对他的写作而言非常重要,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正因如此他选择写短的文本,即短篇小说。
我从未如此眷恋人间
高尔基论前辈托尔斯泰时,曾说:“一日能与此人生活在相同的地球上,我就不是孤儿。” --余光中
去家访
显然,对源盛而言,父母两边的亲人,给他织了一张密集温暖的网。年幼时,他感受到的唯有爱,等到长大,负载在浓浓的亲情中,他却隐约觉察到了一种难言的尴尬:考上大学,为家族争光固然让他自豪,但亲人对大学的隔膜,对他不切实际的期待,却让他压抑、不自在。爸爸一直坚信儿子的光明未来 “考上大学,工作稳了,前途也稳了”。大伯甚至以为源盛毕业后,国家能够包分配,有些远房亲戚受到网络信息的误导,对本科生的真实收入并不了解,经常试探性地问源盛,是否可以拿到五六万一个月?
遇到百分之百的女孩
在某个地方,一定有连接我和我自身的绳结。我迟早肯定要在遥远世界中的奇妙场所同我自身不期而遇,我觉得。如果可能,希望那是个温暖的场所,若能有几罐冰镇啤酒,那自然再好不过。在那里,我是我自身,我自身是我,二者之间无任何种类的空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