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的错吗?

只有作者尽力写出合乎逻辑的文章,读者又不惧于提出自己的疑问,才能形成良性的舆论循环体系,让各种想法随时登场不断更新,交织在一起,经过有效的折中和协调,最终成为人们的常...

是我的错吗?

【内容简介】

为什么悲剧总是被反复遗忘?

悲剧发生后,我们究竟能做些什么?

面对“瑕疵的真相”,正确的态度是怎样的?

知名社会学家吴赞镐用饱含人文主义关怀的眼光,针对近年韩国12起引起亚洲乃至全世界强烈反响的恶性社会事件,深度追踪剖析。崔雪莉事件、“世越”号、“N号房”、新冠疫情……跳出由无良媒体、互联网垃圾信息制造的信息茧房,通过详实的资料、朴素和细腻的思考方式,帮助读者整理当年疲于思考又不想妄下定论的思绪,在瞬息万变的时代,重拾面对伤痛的正确态度和勇气。

本书写给那些对近年韩国发生的惨剧妄下定论,或当时因报道疲惫不堪、无法整理自己立场的人。

 

 

吴赞镐,1978年生,西江大学社会学博士,常年在韩国多所大学及研究生院开设课程。坚持追踪“熟悉的事物”,在日常生活中寻找社会不公正的“恶之种”。迄今已创作社会观察类非虚构作品十三部,代表作品《“我们赞成差别对待”》被选为韩国人文社会科学出版协议会“闪耀十年的书”。

 

相关图书

漫长的告别
一般人疲惫又惊惶,疲惫又惊惶的人是讲究不起理想的。他必须养家糊口。我们的时代公德和私德都在惊人地衰退。你不能指望生活品质极差的人有品格。大批量产生的东西质量不会太高——你不要好质量,嫌太耐久了。
埃隆·马斯克传
另一位PayPal的老员工里德·霍夫曼也有类似的反应。在听完马斯克描述他向火星发射火箭的计划后,霍夫曼感到很困惑,他问:“这怎么会是一门生意呢?”后来霍夫曼意识到,马斯克并不是这样想的。“我当时没能理解的是,埃隆是以使命为先导,过后再想办法填补财务方面的空缺让项目在财务上变得可持续。”他说,“埃隆是在使命感的驱动下顺势而为先行好事,后问前程。
红药丸与厌女症
他们运用古典形象、古典学著作来推动白人种族主义的宣传,认为自己是智识权威的捍卫者,是西方文化和文明的继承者。
贫困旅行记
“旅行”是贯穿其漫画的核心元素,旅行经历是他的灵感源泉,书中的许多体验都被他用到了漫画里。本书直接记录旅行现场,无论是否看过其漫画,都能借此进入义春的世界。
海边的卡夫卡
某种情况下,命运这东西类似不断改变前进方向的局部沙尘暴。你变换脚步力图避开它,不料沙尘暴就像配合你似的同样变换脚步。你再次变换脚步,沙尘暴也变换脚步——如此无数次周而复始,恰如黎明前同死神一起跳的不吉利的舞。这是因为,沙尘暴不是来自远处什么地方的两不相关的什么。就是说,那家伙是你本身,是你本身中的什么。所以你能做的,不外乎乖乖地径直跨入那片沙尘暴之中,紧紧捂住眼睛耳朵以免沙尘进入,一步一步从中穿过。那里面大概没有太阳,没有月亮,没有方向,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几天来我第一次产生了不愿从这个世界消失的念头。至于往下去某某世界,这点已不足为虑。纵令我人生之光的93%已在前半生35年间全部耗尽也无所谓。我只是希望依依怀抱剩下的7 %看个究竟——看这世界到底变成什么模样。因为什么我不清楚,总之我觉得这似乎是赋予我的一项使命。的确,我是从某一阶段扭曲了自己的人生和生活方式。而这里边自有其缘故。即使得不到任何人理解,我也不能不那样做。 可是,我不想丢下这被扭曲的人生而从此消失。我有义务监护到最后。否则,我势必失去对我自身的公正性。我不能这样置自己的人生于不顾。 即便我的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