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天

我从来没有主动去和她说话,只是愉快地感受着她就在近旁的身影和气息,这是隐藏在心里的愉快,没有人会知道,她也不会知道。……我以正常的目光注视她,认真听完她的话,做出自己的...

第七天

一个灵魂用七天讲述自己一生的故事。

一个叫杨飞的人死去了,但他的灵魂似乎还没走远。他循着大雾弥漫的记忆之路前行,遇到了形形色色的灵魂:

他遇到了一生的挚爱,他们曾无所顾忌地相爱又被命运分开;

他遇到了住在他隔壁的年轻情侣,他们的希望和失望曾透过出租屋单薄的墙壁滑入他的梦乡;

他遇到了报纸上的一对名人,他们生前不共戴天,死后却快乐地结伴下棋;

最终,他遇到了失踪多年的养父,终于明白了他当年不辞而别的原因……

《第七天》是余华的第五部长篇小说,这是一部绝望和温暖交织的作品,“勇敢而不偏狭,幽默而不乏庄重”。孤独的灵魂相遇后,彼此诉说,他们的声音交织成一片故事的森林,终于不再孤独。

“我们围坐在篝火旁,宽广的沉默里暗暗涌动千言万语,那是很多的卑微人生在自我诉说。”

“我们坐在静默里,不是为了别的什么,只是为了感受我们不是一个,而是一群。”

“像是一棵回到森林的树,一滴回到河流的水,一粒回到泥土的尘埃。”

作者简介

余华

作家,北京师范大学教授。

1960年4月出生,1983年开始写作,主要作品有《兄弟》《活着》《许三观卖血记》《在细雨中呼喊》《第七天》《文城》等。其作品被翻译成40多种语言在40多个国家和地区出版,曾获意大利格林扎纳·卡佛文学奖(1998年)、法国文学和艺术骑士勋章(2004年)、法国国际信使外国小说奖(2008年)、意大利朱塞佩·阿切尔比国际文学奖(2014年)、塞尔维亚伊沃·安德里奇文学奖(2018年)、意大利波特利·拉特斯·格林扎纳文学奖(2018年)、俄罗斯亚斯纳亚·波利亚纳文学奖(2022年)等。

相关图书

重组与突破
每一类行业的重组内容都涉及当时行业的状况、内在的困难、百姓的呼声、国家的政策要求,每一种行业重组都涉及从供给侧对各类要素资源进行优化重组,从而在结构性平衡中实现超常规的发展。
可能的世界
《可能的世界》记录了杨潇2010—2019十年间前往美国、埃及、肯尼亚、缅甸、德国等十多个国家旅行、访学、短居的足迹,是一个拥抱世界的青年去现场,探寻可能性(并且认识不可能性)的历程。
我们八月见
每年八月十六日同一时刻,她都要重复这趟旅程,乘坐同一班渡轮,抵达同一座岛上,光顾同一家花摊,顶着同样的似 火烈日,来到同一处破败的墓地,将一束新鲜的剑兰放到母亲的坟前。
凯列班与女巫
《伟大的凯列班》的主要论点是:为了理解妇女在封建主义向资本主义过渡的过程中的历史,我们必须分析资本主义在社会再生产过程中,特别是在劳动力的再生产过程中所带来的变化。因此,此书研究了在 16、 17 世纪欧洲,家务劳动、家庭生活、育儿、性、男女关系以及生产与再生产关系的重组。《凯列班与女巫》承接了这一分析;然而,本书的范围与《伟大的凯列班》的不同。因为它是依据不同的社会背景和我们对妇女历史日益增长的知
拐点:站在AI颠覆世界的前夜
他们提出了一个观点: 从人的智能到人工智能之变,不但比信息革命重要,而且比工业革命重要——这是启蒙运动级别的大事件。
恶魔之家
幸裕并未交费,照样在光线暗淡的房间中生活。前面提到过,他每月的到手工资为二十三到二十五万日元,虽然有些欠款要还,但还是买得起车的。按照寻常人的想法,遇到这样的情况,肯定首先要恢复生活必需的燃气和水电。他却将手电放在和室的婴儿床旁边,用绳子把一部平时不用的手机挂在天花板上当小灯泡来用。去公园接饮用水来喝,小便在两升的塑料桶里解决,大便则用塑料袋接好,在扔垃圾的日子里丢出去。他不洗澡,只是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