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八月见

每年八月十六日同一时刻,她都要重复这趟旅程,乘坐同一班渡轮,抵达同一座岛上,光顾同一家花摊,顶着同样的似 火烈日,来到同一处破败的墓地,将一束新鲜的剑兰放到母亲的坟前。

我们八月见

内容简介

【作者简介】

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 Gabriel García Márquez

1927年出生于哥伦比亚马格达莱纳海滨小镇阿拉卡塔卡。童年与外祖父母一起生活。1936年随父母迁居苏克雷。1947年考入波哥大国立大学。1948年进入报界。五十年代开始出版文学作品。1967年出版《百年孤独》。1982年获诺贝尔文学奖。1985年《霍乱时期的爱情》问世。2014年4月17日于墨西哥病逝。

【译者简介】

侯健

文学博士,西安外国语大学西班牙语专业副教授,硕士生导师,豆瓣年度译者,译有《两种孤独》《从马尔克斯到略萨:回溯文学爆炸》《略萨谈博尔赫斯》《艰辛时刻》《终了之前》等作品近20部。

相关图书

漫长的告别
一般人疲惫又惊惶,疲惫又惊惶的人是讲究不起理想的。他必须养家糊口。我们的时代公德和私德都在惊人地衰退。你不能指望生活品质极差的人有品格。大批量产生的东西质量不会太高——你不要好质量,嫌太耐久了。
倍速社会
只追求故事和言语共鸣的人,不习惯直面和理解那些无法与自身共情的价值观,因为这不仅需要耗费巨大的精力,“性时比”也很低(令人不快)。
绿灯
马修·麦康纳出生在一个父母随时会吵架,下一秒又如胶似漆的奇葩家庭。
第七重解答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他浑身颤抖,就像是在抽筋。戈登爵士转过了身子,我看到他一脸的怪相。我突然明白了过来,这又是一个玩笑!这时候戈登爵士纵情地笑了起来,多纳德·闰桑姆勉强地挤出一个微笑,点了点头。
我们生活在巨大的差距里
我曾经多次说过这样的话,如果文学里真的存在某些神秘的力量,那就是让我们在属于不同时代、不同民族、不同文化和不同环境的作品里读到属于自己的感受。文学就是这样的美妙,某一个段落、某一个意象、某一个比喻和某一个对话等,都会激活阅读者被记忆封锁的某一段往事,然后将它永久保存到记忆的“文档”和“图片”里。同样的道理,阅读文学作品不仅
车上的女儿
脚不受控制地爬着楼梯。朝着天空、朝着天空。总之,要尽可能地爬向更高。身体不断地膨胀着。佳子觉得,抑郁就是身体变成了水气球。每天,她都如同被拖行在沥青路上的水气球一般痛苦,为细微的事而受伤、破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