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尽头的疯人院

远在“比利时号”正面应对南极的未知危险之前,它就先遭遇了法国海岸附近比斯开湾(Bay of Biscay)臭名昭著的风暴

 内容简介:

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是大航海的鼎盛时期,各国对极地探险都跃跃欲试,这样的雄心不限于英国、挪威、美国等发达大国,就连海事传统薄弱的比利时也想通过地理发现提升国民自信。

1897年8月,比利时男爵兼探险家德·热尔拉什带着荣耀的梦想登上“比利时号”,从安特卫普港盛大出航,前往未知的地球尽头:冰冷的南极大陆。

德·热尔拉什的计划很快就会出错。经历了一次近乎叛变、一次近乎沉船和一场真正的死亡后,“比利时号”在凛冬将至时莽莽撞撞地驶向浮冰群深处,落入冰与雪的牢笼。随着太阳在壮丽的南极景观中最后一次落下,几乎所有活动都陷入停滞,生存成了队员们的全职工作。而在寡淡无味的罐头食品和一成不变的生活之间,疯癫也像幽灵一样笼罩在船上,寻找意志最薄弱的受害者……

本书聚焦三位主角——除了身负国家与家族使命的德·热尔拉什,还有“比利时号”大副、即将成为传奇的挪威人罗阿尔德·阿蒙森,以及半是天才、半是骗子的队医兼摄影师弗雷德里克·库克——讲述了极地探险科考一段鲜为人知却极其重要的历史。

世界尽头的疯人院

著者简介

作者:

朱利安·桑克顿(JulianSancton),作家、编辑,以文化和旅行书写见长,作品见于《纽约客》《智族GQ》《名利场》《时尚先生》等刊物。桑克顿对所有大洲做过报道,正是在为这本书做研究期间,他首次访问了南极洲。桑克顿在法国度过了童年大部分时间,后在哈佛大学攻读欧洲史,现与伴侣和两个女儿生活在美国纽约州。

译者:

李厚仁(笔名),青年编辑、译者,众多对语言感到亲近的人之一。

相关图书

宽容与执拗
通过对这一关键人物人生轨迹的描写,我们既能看到时代如何滋养、培育、塑造了司马光,同时又看到司马光是如何作用并最终影响了时代走向。作者以关键人物为核心,在小尺度的历史书写中关注大尺度的历史脉络和士大夫精神,拎起了宋代至关重要的一段历史,并将该时段微妙的官场生态、纷杂的政坛纠葛、错综的派系之争、突显的社会问题,乃至时代与个人所面临的困局与去向一并端了出来,在时
安德烈·塔可夫斯基访谈录
这本来是件正常的事。但是女性已获得或者尚未获得的权利,并不会给予女性自我确认感,相反,只会让她觉得屈辱。
鳄鱼
无惮:你给我起了一个什么笔名? 牛布:墨言。 无惮:扯淡,不是有人用这个笔名了吗? 牛布:我们用的是墨斗鱼的墨,他用的是莫须有的莫。 无惮:那还不如叫墨斗鱼。
吃着吃着就老了
所以在饭局上,我经常会小心询问在座的籍贯,稍一大意,就会造成人际关系永久的伤害。因为中国太大,汤圆、粽子、豆浆都存在着甜党和咸党,鸿沟几乎与信不信中医、吃不吃转基因一样,一言不合,势同水火。南京人请客吃烧卖,一个呼和浩特 人充满同情:什么,糯米馅儿的?江苏现在经济形势不行啊,还吃不起肉?旁边一个广东人打圆场:我们广东更可怜啦
试探黑夜
在我里面爆发干脆的鸣响, 怒气,忧伤,摔得粉碎, 女士温柔如雨降 淋湿我孤独中滞留的骨头。 她离开时我颤抖得好像死刑犯, 一把飞快的刀子将自己了断, 我要花上全部的死亡来安顿她的名字, 那将是我嘴唇张开的最后一次。
你的夏天还好吗?
我以为世界上有两种男人,一种是无趣的好男人,另一种是有趣的坏男人。后来我才知道,世界不是平的。我也是很晚才醒悟,其实我喜欢的既不是好人,也不是坏人,而是能够分清人世的复杂与坎坷的男人。当时我感觉前辈是既善良又令人愉快的唯一的异性。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