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春台

第二天一早,母亲送她出门。 辛夷看见自己叫来的一辆出租车,远远地停在了山间小路的尽头。朝霞如岩浆一般,凝固在黑黢黢的林带上方。她搀扶着母亲走下那道陡坡,最终停在了路边的...

登春台

【内容简介】

《登春台》为茅盾文学奖得主格非暌违四年推出的最新长篇小说。小说以俯瞰的视角开篇,张望浩瀚宇宙中的无数微尘。微尘一刻不停地,微弱振动,连成无数故事。

故事聚焦于1980年代至今四十余年的漫长时间里,北京春台路67号四个人物的命运流转。沈辛夷、陈克明、窦宝庆、周振遐分别从江南的笤溪村、北京的小羊坊村、甘肃云峰镇、天津城来到北京春台路67号。他们四人的故事在这里轮番上演,又彼此交叠。他们从无序、偶然中走来,却在时间的湍流中始终往前行进。

他们的故事,是无数微弱振动中的一角。故事渐渐拼凑成全貌,带我们离开地面,回望时代。时代里,藏着某种将世间万物联系在一起的隐秘逻辑。在那里,日日万事丛生,其实本无一事。

【名家推荐】

《登春台》延续了格非与当代生活进行游击战的写作策略,格非深知,当代生活世界波谲云诡,不可能被一部作品一网打尽,所以他近年的作品,以分体式、拼图式的方法,悄然营构当代生活世界的总体和纵深。《登春台》四个主要人物均是取自当代生活河流的水滴,他们来自不同的流域和河段,他们互相交叉重叠和映照;他们既有折射生活的典型性,也有着反思生活的思辨性。尤其是通过周振遐这一人物,格非再次深切地追问生命的意义难题。这个行至晚景,豁达但仍不免于困惑的老者形象,为中国当代小说的晚期风格提供了新的范例。

——评论家陈培浩

非常喜欢。《登春台》有尼采意义上的永恒轮回式的时间结构,也有拉图尔意义上的“行动者网络理论”的空间结构。连植物都是行动者!如今,物联网不仅是一个公司,而且是一个新的世界法则。

——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汪民安

《登春台》承载格非对人生况味,生活境遇的深沉涵咏。小说的哲学层、意蕴层远远超逸了故事层。抒情风致,田野乡间,废窑花院,古寺深宅,大有梭罗、爱默生自然文学的质感肌理。其用散文笔法写故事,并不依赖戏剧性事件,而是有“过生活”的纪实节奏。这种匀速的原样主义,给小说带来切己体感。

——书评人俞耕耘

书中的周振遐、沈辛夷、陈克明、窦宝庆们,无论身处多么优渥的生活,他们的精神世界总有不幸福、不安稳,以及某种隐秘而强烈的自毁冲动。

——评论家刘诗宇

《登春台》提出了一种小说全新的哲学蕴藉和文体可能,用中文书写与当代世界文学实现真正的对话。

——豆瓣读者孤独美食佳

我们小说家里面有两个大学者,其中一个就是格非,这两个小说家最让人骄傲。

——诺奖得主、作家莫言

他拉高了我们当代文学创造的智力水平。

——评论家陈福民

格非是一个生命恒定性异于常人的作家,天赋异禀。

——作家毕飞宇

他既把西方先锋文学叙事的巨大能量和可能性带来,又带出《红楼梦》《金瓶梅》的叙事。格非身上是这样的一种汇集,中国的,西方的,作家的,读者的,学者的,教授的,所有这一切汇集到格非上面,构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多重性。

——诗人欧阳江河

我能感受到格非身上的智力水平,不仅仅是作为教授的智力水平、作为小说家的智力水平,而是几种东西的一个综合。这几种东西的综合产生的一个局面实际上就是当代的一个文化。

——诗人西川

可以说,经过30年创作历程的洗礼,格非的创作依然有无限的生长可能。

——诗人翟永明

他的小说刺痛了这个时代我们精神疼痛的症结。

——作家董启章

今天,如不先了解格非的文学,我怕很难深入中国艺术现场,他是东方文学界里具有最独特的文学性的作家之一。

——西班牙作家维拉·马塔斯

作者简介

格非,1964年生,江苏丹徒人。中国当代作家,清华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江南三部曲”(《人面桃花》、《山河入梦》和《春尽江南》)、《望春风》、《月落荒寺》等,中短篇小说《褐色鸟群》《迷舟》《相遇》等;另有论著和散文随笔《雪隐鹭鸶:〈金瓶梅〉的声色与虚无》《博尔赫斯的面孔》《小说叙事研究》《文学的邀约》等。

2006年获鲁迅文学奖,2015年获茅盾文学奖,2016年获年度中国好书,2021年成为首位入围美国国家图书奖终选名单的中国作家。

相关图书

一生悬命
为了自己,视别人的命如草芥,说打就打,说杀就杀,这是天生的恶种,说句难听的,一旦教导不善,那就是社会的祸害。 “有的只爱自己的人,像曹小军,像吴细妹,包括徐庆利,对自己人是真心地好,死心塌地、掏心掏肺,但是一旦出了自己人的范畴,对外面的陌生人,那就冷血淡漠得多了。为了保全自己爱的人,他们甚至不惜触犯法律。
从数学到哲学
近代著名数理逻辑学家王浩哲学代表作,正面集中阐释其哲学思想,循着从柏拉图到哥德尔的“数学-哲学家”传统,展开一场从数学到哲学的智慧之旅。
鸡蛋讲的故事
主人公是一个鸡蛋。有一天,鸡蛋突然睁开了眼睛!他第一次走路,第一次说话(并由此展开了毒舌)
安德烈·塔可夫斯基访谈录
这本来是件正常的事。但是女性已获得或者尚未获得的权利,并不会给予女性自我确认感,相反,只会让她觉得屈辱。
下一个不确定的时代
我们脚下的经济基础正在发生变化,世界充满了不确定性。
中华帝国晚期的性、法律与社会
若从经中央司法机构审理的案件之记录特别是内阁刑科题本来看,人们将会对清代的司法审判产生与上述相比截然不同的印象。